杨庆存教授分享《教学科研两促进,潜移默化在创新》

  12月6日,人文学院杨庆存教授受邀走进第64期教与学讲坛, 分享了《教学科研两促进,潜移默化在创新》,来自21个院系的45名教师参加了本次活动!杨庆存教授以自己的人文学科教学与研究为例,徐徐展开了教学与科研促进的关键在于创新,深深的启发了现场的参与教师。

  杨庆存教授认为“教学促进科研,科研提升教学,教学与科研都服务于学生创新能力的培养。教师应在贯彻国家教育方针的同时,牢固树立创新观念,不囿成见,引领学生走向学术前沿。”他从前贤启示、个人认识、教学体验三个方面展开了自己的论述。
  杨庆存教授认为:古代的孔子始终以研究为基础支撑教学,修《诗》《书》,定《礼》《乐》,序《周易》,作《春秋》,而教学又特别注重“因材施教”,培养学生的创新思维能力;近代的王国维、陈寅恪、叶企孙、 潘光旦、梅贻琦、吕思勉、陈垣、钱穆均以坚实的科学研究为支柱,开展教学活动,教学科研相辅相成融为一体,已经形成基本的规律。
      杨庆存教授指出:教学是人才培养最基本、最普遍的方式;科研成为评价教师学术水平的重要依据。长期以来,给人们造成各自独立的两个系统、两个范畴的印象。针对这种现象,杨庆存教授强调“教师将创新性的科研成果纳入教学,新成果、新观点、新材料、新方法、新表达,不仅会吸引学生的学习兴趣,而且也是对创新性思维模式的展示与示范,对学生来说,这无疑具有潜移默化的重要作用。”

  接着,杨庆存教授分享了自己的教学研究相互促进的实践和体会。他提及自己讲授《中国古代散文发展史》课程时,发现两个问题:备课过程中发现很多必须讲清楚的基本问题,没有讲清楚;明显的错误观点或结论也被相互转述,以讹传讹的情形比比皆是。对于诸如“散文晚于诗歌”论、“散文概念源于西方”说学术界对什么是散文、中国古代散文的范畴、散文概念内涵与外延的界定、散文形态的时代特点与发展衍变,散文在中国文学、中国文化中的地位,中国散文对世界文化发展、人类文明进步的影响等等,很少涉及。杨庆存教授通过艰苦的资料搜集和细致缜密的研究,先后撰写了诸如《散文发生与散文概念新论》、《古代散文的研究范围与音乐标界的分野模式》、《宋代散文体裁样式的开拓与创新》、《北宋前期散文的流派与发展》等等一系列原创性研究成果,将这些科研成果及时纳入教学,增强了教学内容的科学性和严谨性;这些研究成果也相继发表在《中国社会科学》、《文学评论》、《文学遗产》等重要学术期刊上,引起学界广泛关注。
  “教学催生科研创新、创新成果充实课堂教学,这既有助于提高教学水平与质量,又可以展示创新思维的过程与方法,潜移默化地影响学生。”杨庆存教授分享了学生根据教学内容而做的一些研究。在教授杜牧的《清明》时,对诗中的“行人”进行深刻的文化发掘,从作者本义、作品立意和中国文化发展史、中国古代官吏制度发展史等角度进行了诠释,不但指出“行人”即作者本人,以及中国古代“行人”即“采风之人”或官吏称谓等多种特殊含义的新见解,而且从中国农耕社会发展与民风民俗伦理道德等方面做出深刻的思想阐释,提示作者“欲断魂”的原因,让学生耳目一新。一位硕士生课后写成了《杜牧<清明>诗的“诗眼”》发表在光明日报•文学遗产专栏上,引起广泛关注,被60多家网站和媒体转载。而上课时,针对《尚书•尧典》“黎民于变时雍”重新断句及对“雍”的重新解释也启发了自己的一名博士生由此撰写了《<尚书•尧典>“黎民于变时雍”经解勘误》发表在山东大学《文史哲》上。
  杨庆存教授最后总结了自己教学与科研相互融通的体会:“因备课发现问题而确定选题,因研究而改善教学内容,提高了教学质量。教学过程将会发现必须解决和值得研究的新问题、新课题,而科学研究必然会为教学提供新内容、新观点和新方法,引起同学们的兴趣,启发大家不迷信书本、不盲从成说,养成敏于发现、善于思考、敢于探索、勇于创新的习惯。 ”

 

                                                                                                       供稿:谢艳梅
                                                                                                       摄影:胡腼
                                                                                                       编辑:王竹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