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辉:从学术研究看全英文专业教学

  今天我主要是从学术研究角度给大家汇报一下全英文专业教学。我主要讲下全英文教学和其他一些术语的关系以及一些研究案例。

  在我们国内,大家对双语教学的定义和理解,可以说比较混乱。然后我讲一下它的主要优势和可能存在的一些潜在问题、以及哪些因素在全英文教学中是比较关键的。最后,我想再谈一点,在我们开展全英文教学之前,可能让大家做一些调查研究,我们可以从哪些方面去做这样一些调查!

  第一点,我们全英文教学和普通英文教学之间的关系。首先我们看一下全英文教学,实际上我们学校,现在推行的全英文专业教学,我们在术语上面称之为CBI( Content-based Instruction)就是以内容为依托的这种教学。它实际是双语教学的一种,但是只不过是一种双语教学一种极端形式。双语教学我们普遍理解为,就是可以使用母语也可以使用目标语,也就是我们的英语和汉语混杂这样一种形式。我们实施全英文教学,其实它也是其中的一种,只不过比较典型一种。目前,我们很多的学者就是提倡有过渡的,就是说在一开始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可以夹杂一些汉语。甚至有一些学校,有的课件是英文的,教材是英文的,但是老师就是说一些英文,说一些中文。这样的现状不能一直这么下去,因为第一它是低层次双语教学;第二就是后面学者对这个进行研究,一边说母语,一边用第二语言,时间长了以后,不利于它的知识吸收。我们现在推广把语言学习和学科知识结合起来,也就是学科知识和语言融为一体,提高学生专业知识和认知能力的同时,促进其语言水平的提高。

  在国内,这种混杂的做法实际上这是比较符合大趋势的。我们知道很多学生,比如说英语专业学生,它的语言是很好的。但是没有专业。有很多专业生专业是非常棒的,但是英语这一块可能稍微弱一点。所以对于我们很多交大的学生来说,非英语专业的很多很多学生,如果他们的英语是很棒的,那么完全有可能对他们实行大量的全英文教育。

  CBI有这个概念,实际上产生于上个世纪60年代加拿大蒙特利尔开展的沉浸式教学实验( immersion program),这在加拿大曾经一度是很火很火,尤其是他们渥太华大学这个CBI教学,他们办的非常成功。他们这个教学一开始是1982年,就是由第二语言学院和心理学院共同创建的一个教学,他们主要用英语,或者是用法语去讲这个心理学。后来扩展的其他的课程,比如说地理学,还有很多很多其他的课程。因为在加拿大,我们知道有的人第一语言母语,有的第一语言是英语,所以他就用他的第二语言去讲课。他们的做法是第二语言达到中等或者中等以上的水平,并且对这一项目感兴趣的学生去参加。然后最初他们经过一个学期的教学实验,发现实验班的学生比普通班学生,并没有丢失他们的学科知识,这是非常关键的。

  我们全英文教学是否成功一个非常重要的判断标准,就是它是否有学科知识的损伤,如果实行的全英文教学,然后它的学科知识没有母语教学这么好或者丢失了很多,这个就是得不偿失。我们千万不能以牺牲学科知识而强调全英文教学,这是非常关键的一点。

  除了这个,他还发现,不光是学科知识没有什么损伤,而且它的第二语言水平大大的提高,更重要就是他们在使用第二语言的时候,有更多的自信,所以这个教学,可以很好的把专业知识和语言教学有机的结合起来。这在历史上有很多得取得成功的例子,包括后来澳大利亚,当然也有一些失败的教训。比如我们在90年代的香港,他们就是在中学实行很多的双语教育。后来就发现这个学科知识受到很大的影响,有学者对它进行了一些研究和分析,结果发现他们是因为本身的水平,第二语言的水平没有达到。然后他们在全英文教学的时候,过多的把注意力放在语言形式上,就好象我们其他的英语上课一样,注重语法,注重意思,而学科内容就是没有得到很好的理解,无法去应付这个学科的复杂性,不能吃透课本的内容。还有美国的双语教育,也不是很成功,后来有人分析,它主要是有一些政治的原因,也有一些宣传方面的原因。更重要是什么?是他们的师资方面的问题。后面我会讲,实际上影响全英文教学最重要的两大因素,一个师资一个是学生的英文水平。

  在中国,刚才高处长和郑处长都提到了,教育部颁发的四号文件。下面讲一下我看的一篇文章,它上面介绍了一些其他大学的一些情况。

  这个是2007年的数据,清华大学2001年有54门全英语课程,2004年已经达到500门,它这个发展势头还是蛮猛的。然后还有其他好多学校也有全英文教学的实施。包括像复旦,他们吸收的很多原版的教材。实际上,教材也是全英文教学当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像暨南大学他们是从1993年就开始提倡全英文教学,并且规定了,每个专业至少有两门课程实施全英文教学或者部分教学。为什么是两门呢?因为有研究说,如果要是某个专业有两门以上的这种课程是全英文教学话,大学英语,尤其是读和听,这两个可以取消掉,我们可以把精力放在其他的阐述性的东西,口语或者表达方面的东西,这个它当时也是有根据的。暨南大学现在成立一个国际学院,有7个专业都是全英文授课的。他们除了实施全英文教学比较早以外,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举措,就是对于全英文授课教师进行考核,前一阵子,我去看了他们的网页,好像是是刚刚进行过一轮对新一批英语授课教师的考核,并且考核合格的话,他们会颁发证书。后来查了一下,好象很多学校都有这么一个举措。

  CBI教学的优势与劣势,或许我们不能称之为劣势,可能是有一些问题我们需要考虑。对于增强学校的国际竞争力方面,它优势是很明显的,复旦大学的外语学院的蒋教授,他写过很多的文章来阐述这一点,这是毫无疑问的。我们很难想象,如果我们的学生将来走上工作岗位后,要去跟老外谈一个合同或者谈一个什么,如果只懂专业不懂交流这是无法谈的。英语专业只懂语言不懂专业,也没有法谈。我们有一些翻译,但是据我了解,现在包括好多英文专业的毕业生,也并不是每一个专业都能翻译的。就算是专业学生,如果去看专业文献,很多时候也看不懂,也没有办法和途径去读懂这个。因为我们国内,它连很多的专业性的辞典都不健全。还有一点就是,如果我们的老师和我们的学生能够跟外国人直接对话的话,可能比你翻译得到的信息会直接,这样交流起来更容易,你的想法会直接的传达给他。有时候我会发现,有好多翻译专业的学生不懂这个专业或者怎么样,他们翻译出来的一些信息会丢失或者有误。蒋老师举了一个例子,就是索尼公司比较成功的一点,就是他们员工的英语水平都是很高的,如果直接跟外国的专家交流,不管是推广产品的时候,还是他们的产品说明书和有关产品的文件都是写的规范。而我们国家现在很多的商品就是语言很不规范,然后老外看了之后,搞不懂你这个是什么。就像我看张艺谋的电影,底下的英文就是一塌糊涂,我想如果老外看到这种电影,它英文都是这样的,他怎么去理解?他们不懂中文的话,只能看英文的字幕,所以这样就是影响我们这种交流和我们形象。所以这一块是影响国际竞争力。

  下一个是与国际接轨,刚才郑处长也讲到这个问题。不管是我们的学生走向世界还有我们吸引留学生,实际上存在两个方面的问题。普遍的说交大的学生都有出国的想法,所以他很大的问题就是达到学分以后,有很多的专业性的东西,英文上面,如果不开全英文教学的课程,他可能比较欠缺,到国外是很困难的。举个例子,我在给交大密西根联合学院上课的时候,也经常跟学生交流,我就问他们,你选择这个学院,最大的动力和想法是什么?回答是出国,这是大部分人的第一想法。我问他们的课程都是英文上,他们看不看中文的教材,有的学生说我一开始会参考一些,但是有很多的同学说,我尽量就看英文原版的教材,因为我将来到国外,也是要碰到全是英文原版教材的,没有中文教材的,所以我从现在开始适应。所以对于交大的学生,如果他有出国的想法的话,这是很有必要的。至于留学生这一块,刚才郑处长已经讲完了。

  我下面要讲的这一点就是,如何有效的去解决学科与语言分离问题,让学生更快更有效的去投入工作。在我们国家,常规的状态就是专业生在工作之前都有一个岗前培训,比如电厂,他们就说学生基本上要经过一年的培训,这个培训其中有一点就是专业的知识,英文的专业知识,还要提高他们的英文口语表达能力和写作,所以这个说明什么呢?他们在工作之前欠缺这些能力。所以我们如果要是能够现在在大学里面就实行这个全英文教学的话,对他们将来工作来说是非常有好处。

  接下来讲学生学习动机,现在很多学生学这个课是很有动力的,因为他觉得这个很有用,将来在工作当中,能用的上,这个是他学习一个很大的动力。还有一个好处,从专业的角度上,他能够增加学生语言的输入量,很大的输入量。所以从这样的角度看,在他们的听力方面和阅读的书写量比较大的时候,我们可以把母语教学转向其他的方面。当然了,它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值得我们去考虑,也是我们国内很多的专家担心的问题,也就是大家比较同意的一个观点:母语是学习知识最好一个媒介。所以很多的学者担心,如果实行全英文教学,学科的知识以及学科教育的质量还能不能保证,这是整个社会最关心的问题。我也问过学生,比如说在上化学或者数学的时候,他们说听懂是没有问题,但是他们在跟老师交流的时候可能有一些问题,第一就是口头表达能力不是很强,第二由于是刚刚开始学习的一些学生,他们对专业术语词不是很懂,所以他们往往会出现什么情况呢?问老师一个问题,比如说五分钟还没有表达清楚他要问的问题,。所以好多学生,干脆,在课间或者课后跟老师交流的时候用中文,就是说明母语是接受知识吸收知识最好的一个媒介,这个问题很普遍。但是第二语言达到一定水平的时候,实际上就是说这个问题不是那么突出。所以,学生的第二语言的水平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

  我后来又问了另外一个研究生,他给了我一点提示。就是每一个专业都有一些全英文教学的课程,学生对它的态度,选还是不选,很大程度上可能取决于他的英文水平。大家都知道,这个课程对我肯定是有用的,但是有的学生可能会担心,这个课程我会不会听不懂,因为这个语言障碍而影响了我专业知识的学习,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第二就是师资要求是非常非常高的,到目前为止,加拿大也好、美国也好,世界上很多很多的国家,也不是所有的高校都开展全面的双语教学,而且在很多很多的国外学校,它们只是针对外国的一些留学生,而且它们还有一个专门的机构叫ESL中心来解决语言障碍问题,这是目前一个共识,就是它一定要达到某一个水平之后,才能够进行全英文教学。所以对于师资,在国内实际上是必须短缺的,而且对于很多的老师要求是比较高,我们很多的老师专业知识没有问题,而且教学效果都是很好的,主要问题可能还是在于英文的阐述或者是表达方面,尤其是口语表达和书面的表达。然后我采访过学生,就是他说中国老师和外国的老师其中有一个很大的差别,中国老师,因为语言上面可能表达不是这么自如,所以对于课堂的掌握或者是搞互动和活动的时候,对于整个课堂的掌控不如外国的学者或者老师这么好。所以,对于我们全英文教学的老师来说,它首先是一个学科专业老师,同时也是一个语言老师,因为这个语言毕竟是你上课的媒介,如果这个语言,你本身表达不清楚或者没有表达得比你的母语清楚,可能给学生造成一些误解。

  另外,学生要有一定的英语基础,刚才已经提到了,并且最好也有一点点专业的基础。如果让他一开始就接受这样的课程,都是全新的,也许对他的压力可能会比较大一点。下面我讲的是全英文教学的一些观念因素,首先师资然后是学生英文的水平,再接着就是教材和教法。我觉得这几个因素都是相当关键的。关于师资这一块,师资不仅要熟悉学科,包括学科里面的英文的术语,和英语的表达,还要精通英语,尤其是口语和写作这块,当然他还要会教课,三者是缺一不可的。我们对老师进行培训的时候,我昨天专门去拜访了一位我们学院的以前的博士生导师,现在退休了,就是俞立民(音)老师。我昨天到他家里,跟他谈了一个下午。然后他就提到我们曾经进行过一个项目,名字我忘记了,他说这个老师,他有培训业背景的这样一个老师,好像以前在某个公司搞过培训,他培训起来就是比较有激情,他给我们老师培训的时候就比较注重教学的方法和教学理念包括他的语言,语言的使用,效果非常好。然后接下来就是英文的水平,这里我查了文献,我们国内也做了一些研究,加拿大也做过很多研究。加拿大一个非常著名的双语教学的学者叫杰卡密西(音)他提出一个理论,阈限理论( Threshold Hypothesis) , 当学生精通第二语言并足以应付教学要求时( 如理解课程内容、对课程内容形成概念) , 双语教学将对学生的认知发展产生正面效应(Cummins 1984) 。当然在这里他强调是语言发展,我们这里也知道,他进行双语教学的时候,我们要对学生的水平要有所考察。我们国内做了两项研究,第一个是袁平华、俞理明老师的博士生,也是我同学。他在外语教学研究上面发了一篇文章,这里他主要探讨就是CBI教学就是依托式或者以内容为导向的这种教学在我们大学中的效果,因为它的重心不是研究学科,而是研究语言发展的。他也是进行了实验班和普通班的对照比较,在实施全英文教学之后,发现学生英语学习动机和学习策略都产生了很大的变化,学习的动机更强了,学习策略更加的丰富了,所以学生更加的主动的使用英语。在实验结束的时候,他的语言能力整体上是优于对照组,这里他知道的结论,尤其是阅读能力。但是他也得出另外一个结论,英语水平较差的学生,全英文教学对他语言水平的提高并不明显。

  另外一项研究,也是他的学生做的。据我所知,他当时的研究对象就是我们联合学院的学生,课程大概就是化学。他主要研究什么呢?达到什么样的水平在我国可以进行双语教学或者全英文教学。最后他根据加拿大,渥太华大学他们的经验,他们进行英语能力测试。他们的研究结果表明, 50分以上的学生比较适合进行双语教学。我们把我们的大学英语四级考试与他那个水平考试做了一个相关的分析,最后就是得出的结论是:大学英语四级取得优秀或者是通过大学英语六级考试这样的学生比较适合双语教学,这是他的一个结论。

  另外我们谈一下教材的问题,目前在国内,双语教学的教材是非常非常短缺的,很多老师可能也会自己编一些教材。但是我看了一下文献,主要问题是什么?可能跟原版的教材还有很大的差距,甚至里面还有语言错误。包括联合学院的学生,比如他在做作业的时候,他都是用英文的,然后我问他,他们这个英文写作的规范性,在批改的时候会不会被老师考察,这是关于语言,不是关于学科。有几个学生给我的回答就是,基本上觉得老师比较关注他的知识,学科的知识,语言这个层面可能关注稍微少一点。所以教材方面,如果我们自己编一些教材,一定要注意这个教材是不是写的深入浅出。因为我们国内的教材和国外的教材,据学生的反映,国内的教材往往20页写的东西,国外的教材大概是50页。然后考虑到长度版面的问题,一单词我们翻译成几个术语或者几个汉字的话,差不多1:1.5,如果这样算下来,可能我们这个教材20页,他需要30页, 30页和50页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所以很大一个差异,他们教材给出更多的例子,我们的教材可能例子就少一点。

  还有一个问题是我们编教材,就是有一些老师考虑全英文授课,是不是把这个教材的内容有比汉语授课的内容浅一点,包括数学等。比如说有一些太难的内容是不是就不编进去了,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因素。然后有很多的内容是不是他们在高中已经学过,是不是有个衔接,这些问题可能是需要我们去考虑。有一个是教学法方面的,据学生反映,我们中国老师跟国外老师有两大差异,第一个是跟教材一样,举一个例子比较少一点(很多的学生,可能在听完课之后,在课下,叫他去做题,有时候可能没有例子去模仿或者怎么样,所以他觉得可能例子稍微少了一点。第二关注学生的反映,就是老师的反馈和学生之间互动。国外的老师一般比较注重老师的反映,他看学生没有反映了,他就要停下来,或者是重复一下内容,或者再跟学生进行一下互动,然后再往下进行。如果我们在教学的时候也注意这个问题,如果你要是不管学生的反映怎么样继续往下讲,可能前面的内容没有听懂,后面的内容也不能懂,因为学科内容,尤其是数学这样的内容,如果前面这个方法他日不会的话,他后面听课有很大的困难,到了后面没有别的选择,他只能可能是开小车了,或者干脆就做别的了。

  另外,有一些老师采取传统的这种翻译教学法,比如PPT做好然后念一念,然后课本上的东西念一念,然后再给他中文的解释解释。很多年前,这种教学方法被经常采用。如果现在我们采用全英文教学,它就不存在翻译的方法,但是我们在教学的时候要有一些互动,尤其是要关注学生的反映,这一点是非常重要。最后我们关于这个关键因素再谈一点,就是混合语言。前面我也提到了,有的老师提到50%对50%,一开始少一点,后面的英文逐渐的增多。加拿大的一个学者在1983年的时候,就做过一个研究。他在混合使用两种语言教学的时候,学生会更注意,比较容易忽视他们不懂得或者懂得少语言,就是第二语言的英文,可能懂不是太多,他就会忽视一些内容,有一些内容不是太注意。还有一个就是如果两种语言同时给出相同或者类似的信息,学生就不愿意去听第二语言或外语传递的信息,他有这么一个问题。

  下面稍微谈一下,如果我们进行推开全英文教学的话,我们要做一些调查研究。首先要去调查学生。因为我们的对象是学生,在国际上做得最多的就是需求分析,尤其是学生对于全英文教学的态度。这个就是决定他对这个课程的用心或者是花费时间的多少,实际上就是他学习这门课的动机。接下来我们还要调查学生的水平,是不是达到最低水平的要求,比如采取分布或者是分层次的教学,因为有一些学生,比如说我在给大外上课时候,有一些学生是偏远地区,我有一个学生叫索朗扎西(音)有一次下完课后,他说老师,你讲的我完全听不懂。然后我就问他,他跟我说,他是西藏来的,然后全英文上课,别说是专业内容,就是我们普通内容,他也听不懂。所以这样的学生,他要有一些特殊的班级去给他上。这样的学生。他的一些其他课都是非常好,但是他英文就是不好。用大脑的左半球说,他这一块可能不发达,所以这一块没有办法,所以这样的学生是不是适合全英文教学,可能也是值得探讨的。他如果要是去实行全英文教学,他可能专业知识没有学到,大学四年主要就去攻英语了。

  下面就是教师资格考察体系的建立,这方面我们可以去借鉴一些国内其他大学做法。比如济南大学,他们有一些考察的体系,主要还是四个方面,专业知识、英语能力、教学水平、教学态度。专业知识和教学水平、教学态度方面,这一块问题不是很大,主要还是在于后面,英文能力尤其是口头表达。然后教学条件调查,尤其教材是否英语原版教材,是否对它进行一些改造,除了教材之外,我们还要给学生补充一些其他的资源,这一资源从哪里来?还有教学模式,包括他的理念、目标、方法、手段,尤其是教学方法和教学目标是如何制订的。然后是教学评价体系,这里有一个很重要问题就是什么样的双语教学或者说全英文教学是成功。俞老师有一个观点,要体现双语教学的优越性,就必须做到在不增加学时的前提下,使上双语课的学生在学科学习上不亚于上常规课的学生,同时其英语也能取得长足的进步。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判断标准。也就是它的学科知识不能有损伤。然后据韩老师和俞老师在联合学院做的研究,当时他们考察的是化学知识,他们的做法是在学生刚进校的时候就考察他们化学知识,然后在一年之后,然后再考察他们的化学知识,结果就是说这个实验班和对照班在刚进校时候这个水平是没有显著差异的。经过这个统计分析,然后再进行完一年的全英文教学之后,他们的英化学的知识也没有显著差异的,也就是说这个是很成功例子。

  这样,他们不仅能学好学科知识,同时他的英语也能够取得一些进步,当然不一定是长足的进步。但是至少我的感觉就是,联合学院的学生他们在阅读和听力方面确实比其他的学生强很多。

  最后还有一个配套体制和政策的问题。郑处长那里提到了很多。我补充一下,我们全英语教学和普通英语教学之间有一个互补关系。实际上,普通的英语教学,目前还是以听说和写作为主。但是如果我们实行全英文教学之后,它的重心可以有一些改变,比如我们比较注重它的交际能力。举个例子,我在上海电气紫竹园,有一些人就说,在跟国外的公司进行谈判的时候,专业知识这一块,他们都没有什么问题。主要是平时的交流,他们在谈判的时候,因为好多条件都是弹性的,可以谈的。但是这里有一个先决条件,你要先跟他拉关系,搞熟悉了,先把他弄高兴了,才能继续谈下去。尤其是谈判陷入僵局的时候,马上就会把话题扯向其它方面像你来上海几天了,上海怎么样怎么样,谈其他的谈高兴了再回过头来谈正题,这是一个谈判的策略。但是你如果交际的策略和交际能力比较差,你表达能力就是跟不上,这个部分有无法完成。所以我们在工作也好,生活当中也好,英语的交际能力也是非常关键的。

  还有一个就是语言的阐述能力,尤其是写作能力。国内学生的写作能力普遍来说,是比较低的,尤其是我们应试教育下学生写出来的作文。因为我在改英文写作时候,我发现两个问题:一个问题就是套话太多,开头结尾都是套话。所以外教就特别不理解,为什么写出来的东西都是这样。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表达东西不深入。你给他一个东西他去写,他往往是不考虑,马上就写了。所以现在我的做法是让他写完了之后,一定要让别的人帮他去看,看完了以后提意见,提完了意见之后去修改,否则的话,分数很低。一定要逼着他去修改,在修改当追中,他的写作能力才能得到很大的提高。所以EGP 是CBI 的基础,CBI 是EGP 的继续。我们可以说普通英语的教学,就是为它提供一些互补或者基础性的一些东西。所以俞老师和袁老师在2005年发的文章里面也这样的呼吁,我们的学科老师要和语言的老师紧密的结合,一旦他们形成合力,我们的双语教学可能会走的更顺利一些。不是说每个人负责一块,而是要互相去接触和去合作,这样我们既能解决语言的问题,也能解决专业的问题。这是我今天要讲的,谢谢大家。

发言人:上海交通大学外国语学院  常辉

2011年11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