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加祥:全英语教学学科群建设之我见

  我今天在这里给大家做一个分享经验,其实不仅仅是出于我个人,我想选择我来做这个经验分享也是考虑到我们法学院这几年在这方面工作做的还是比较出色。今天我们在座的还有法学院主管教学的王先林教授,他今天也是特地赶过来参加这个会,这几年法学院在全英文教学方面确实作出一点成绩,我们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一门全国双语教学示范课程,三门上海市全英文示范课程。也就是说,自从上海市开设全英文示范课程以来,我们每年都有入选的课程,所以今天其实我在这里说的这些体会,不仅仅是我个人的体会,也是我们法学院这些年在全英文教学方面的一些体会。其实我准备了两个topic (主题),一个是比较specific(具体的),一个是比较general(普遍的),我先从具体问题讲起,如果有时间我再谈谈后面比较general的topic。

  我今天先谈的一个问题就是全英语的教学是一个学科型建设,是一个学科群的建设。

  首先我认为全英文教学应该是这样一个理念,他是面向我们本国和外国留学生开设的专业教学,是用一种国际化的语言传播知识,在提高学生专业水平的同时形成国际化的思维方式。基于这样的一种理念,我觉得开设全英文专业,它的目的是吸引全世界的优秀人才到我们上海交大攻读学位。现在密西根学院的做法,只是单向把我们的学生送出去,其实我们交大终极目标应该把全世界的学生吸引到我们交大来读学位,这才是我们全英语授课成功一个很重要的标志。同时我觉得全英语教学还要遵循这样一个理念,就是要有所为、有所不为。我认为并不是所有课程都适宜用英语教学。就好比我们的交大马克思主义学院,邓小平的思想“三个代表”、或者科学发展观,你说这样的课程,我们用全英语教学吗?这好象不是很有必要。也不是所有专业都可以变成全英语的专业,比如像我们人文学院的哲学、汉语,这种专业如果硬要办成全英文的专业,也没有这个必要。所以我觉得作为我们教务处,作为我们学校主导思想,它应该很清晰,就是全英文的教学必须是有所为,有所不为。那么基于这样的理念,我觉得全英文教学应该追求这样一个目标,就是一花独放不是春,万紫千红春满园。怎么说呢?就是说全英文授课它不是我们教师的一种自娱自乐;而且全英文教学也不是我们学生的第二个英语课堂。我们首先要排除或者摒弃这两种想法,然后在这个基础上朝着这个目标发展,全英语教学需要遵循的是基本的教学,它仍然符合我们原来中文授课的基本教学规律。

  我们教学主管部门相应制度的制定要跟上。我今天特地拿了教务处刚才发给我们的两个文件,这两份文件全是针对我们授课老师制订的。如果从我们法学角度来说,你只规定义务,不规定权利。我们的教学主管部门对全英语教学制订了哪些相应的措施?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比方说外国的留学生到我们这里读一个全英语授课的学位,你有全英文的招生简章,但是你没有全英文学籍管理制度。所以我觉得教学主管部门也需要转变观念,需要按照中文教学学籍管理制度去建立相应的全英文教学学籍管理制度。比方说你今后的终极目标是开设一个全英文专业,那么应该考虑学生采用英文答辩、英文撰写毕业论文。刚才郑处长吃完饭要走跟我打招呼,我就开玩笑的说,我说下午有几句话是要针对你说的,他很虚心,临走前特别跟我说,你想跟我说,我先听一听。我就跟他说,如果你作为教务主管部门,你对全英文教学的终极目标思路不清晰的话,你今后会迷失方向的,你做到一半的时候,你会骑虎难下。老师的课程都开设了,然后下一步该怎么走,你自己都搞不清楚,到最后就成了一个自娱自乐的一个课堂,说不定就成为我们第二英语教学课堂,这是我们的失败。

  基于上述几点,我们学校应该建立健全全英语授课的奖励机制。这个奖励机制我特别想对我们各位老师说的。我看到今天来参加会议的很多老师都很年轻,说实话,我是又欣慰又有一点担忧。欣慰不用说,是我们学校全英语教学希望所在,担忧的不是他们的能力,担忧的是什么呢?我不知道这些老师对全英文教学今后所面临的困难有没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因为我上午和中午跟有一些理工科的老师交流,我说你们在全英文教学当中,如何平衡教学和科研的关系。他们告诉我们,他们已经很好的处理了。为什么呢?因为理工科的老师,他做研究的时候本来就是用英语的思维方式,同时他也有研究成果出来。而我们人文社科的老师一定要知道,你一旦“陷进去”了,投入到全英语教学的话,你应该意识到在这个过程中,你的教学是全英文,你的科研是中文,这完全是两种思维方式,就很累。大家都知道交大考核的指标是很严的。很多年轻人的老师都面临晋升这种压力。所以我这里真的是,给我们年轻老师提醒一下,你们要有这个思想准备。但是正是因为压力这么大的一项工作,所以我们学校也应该要有清醒的意识,就是怎么样保护这些老师的积极性,怎么样能够建立相应的配套和奖励措施。因为我觉得任何一项工作要把它做好话,它必须是可持续,这个就需要我们制度去支撑和保护。

  如果说前面讲的是全英文教学的软件环境的建设,那么我特别想突出的是我们怎么样强调它的硬件建设。我在学校多次呼吁过,我觉得我们教务部门是不是考虑一下,为了保证我们的全英语教学的顺利开展,我们学校的硬件设施一定要跟上,就是建设高质量的多媒体教室。虽然说现在交大很有钱,也招了很多教师,但是在全英文方面,这个硬件设施是不够的。比方说在近期,你能不能给我们配备几个有可移动的、圆桌的教室,到目前为止我们的教室好象不具备的这样的条件,然后学生人数最好不要超过60人,这么一个小规模。并且可以进行全景式的摄像,适合小规模的学生,并且镜头是可以移动的。因为闵行的录像教学教室,第一,规模太大了,都是200座位的,法学院的本科生才60-70人,坐这个教室就是空空荡荡的。第二,它的镜头是不能动,它始终是对着教师的。如果要拍全英语的课程,必须是一种互动式的,学生回答问题的时候,就应该把镜头对着学生。所以我觉得学校应该改造两个这样的教室。

  这个硬件配备好了,我们就可以考虑远期的目标,就是建设上海交通大学面向世界的网络公开课。因为我们在座的绝大多数老师都有这个能力,把他们上课的全程拍摄下来,以后我们也要把这些课推出去,作为我们学校的精品课程,让我们学校的英语课程真正成为上海交通大学面向全世界的网络公开课。我们都知道,上个星期教育部在主推20门公开课,我看了一下,全是中文的。中文的网络公开课,我们可想而知,你的影响只能局限在中国,如果你想面对世界的话,必须开设全英语的网络公开课。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我们交大完全是可以做到全国比较领先的。那么在这方面,如果要开设网络公开课,除了教师自己的努力以外,学校这种硬件的设施一定要跟上。

  另外,对于全英语教学,我个人有这么几点体会。第一首先要有passion(激情),要意识到有challenge(挑战)。有passion这个真的很重要,因为说实话,全英语授课这种个人的投入跟学校一倍两倍的课时补贴是不成正比的,如果没有个人的投入,没有个人的激情的话,这个课真的上不好。我自己在90年代去英国读法学博士之前,不瞒大家说在浙江大学外国语学院教了十年的英语专业课了,所以我个人从英语回来以后,想开设全英语课程的这个设想,可以说是跟我们交大的计划不谋而合。如果学校或者上海市不做全英文课程,我可能也会去给我们的学生开这个全英文课程。我觉得这个passion是成功的motivation(动力),是一个成功的关键或者是基础。我想我们在座的各位老师都有这个激情,除了这个激情以外,可能还需要有language talent(语言天赋),这个没有问题。我们上课的老师可能会面临这么几个challenges:第一个就是lost of memory(记忆力的减退)。我们这里在座的有外国语学院的老师,大家都学过认知语言学,如果从认知语言学这个角度来说,我们每个人从30岁以后,你记忆力都开始衰退了。而全英语授课更重要是你的记忆,你的这种单词词汇的概念,这个要求比你的中文高的多。第二面临的挑战就是problems of expressions(清晰表达的问题)。其实你去听外语学院老师的课,口语课上的最好的都是那些年轻老师,40岁以后老师,牙齿也漏风了,发音也不标准了,然后记忆力也开始衰退了,表达也有问题了。我自己在外国语学院上过口语课课,我知道,口语课肯定是年轻老师上的好,他的反映快、表达能力强,天天听VOA、BBC,经常跟外国人对话,所以我们可能会面临第二个问题就是problems of expressions。第三个挑战就是来自于我们工作的压力,这一点我刚才讲了,我们可能会疲于奔命,处于一种两张皮的工作状态。一方面我们要去写中文的论文,出中文的专著。另外一个方面我要投入大量的英语的教学备课。第四个挑战就是你尽管在国外留学过,生活过五年十年,但是你一旦回来,你这种资源就慢慢失去了,就慢慢跟国外脱节了。所以我现在基本上要求自己,最好是每两年或者每三年出去一次,待三个月半年,时间不用太长,因为这里也离不开这么长时间。但是我觉得有这样一种不断的与时俱进,要不然会很快的脱节。

  讲到全英语教学到教材的问题,我个人有些体会。最好是从selecting text book to writing text book(选教材到写教材),一定要从一个必然的王国走向自由王国。首先我们选择比较经典的全英语的教材。我这个全英语的授课的教材是我在英国做博士的时候就开始收集了,大概是十几年前,国际经济法这门课程,现在国际通行五六种版本我都有。所以我准备等我手上这本专著写完了以后,明年就开始准备写英文版教材了。我觉得一定要有一套自己撰写的,而且最好是能够在国际出版社出版的这么一本教材,因为你用别人的教材,哪怕上过三年五年,毕竟不是你写的,而且他的体系也完全未必适合我们中国人的学生,如果等到有朝一日,你有一本自己写的教材,完全是可以让你随心所欲的发挥,而且你对这个材料是非常熟悉的。

  另外,就是对于学生的assessment(评价)。应当有一定的reading 和reporting的任务,我个人认为一门课,除了一本text book(教材)外,再指定两到三本reference book(参考书)已经足够了,因为这个是英文版的;academic paper (学术论文)5篇已经差不多了,这只是一门课。作为examination我觉得有这么几种选择:close book examination as a final(期末考试);questionnaire as a middle(中期调查);discussion as performance(讨论表现)。    

  最后我还是回到前面第一个问题,我觉得全英语的教学最终一定要以学科群的建设或者以一个专业建设作为终极目标,作为我们全英语授课的一个导向,否则,全英语授课永远是停留在教师的一种自娱自乐方面,没有一个客观的评价标准,也无法真正吸引到世界上的优秀人才到我们这里来攻读学位,谢谢。

发言人: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  胡加祥

2011年11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