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申生:交大在本科生培养阶段加入全英语教学环节的考虑

  在座的可能有人知道,也有人不太知道,我已经退休了。所以今天是应邀回来,跟大家一起交流一下过去当老师阶段和当院长阶段的一些思考。我很高兴今天在座的各位都是我们交大进行全英语教学和促进交大国际化方面的骨干力量,希望我的演讲能够起到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

  我考虑过,如果全英文教学在交大推广,可能会遇到几个方面的挑战。一个就是上午几个老师提到的,怎么能够强调英文教学的同时又不牺牲课程内容和教学质量。我们怎么保证我们全英文课程的质量,如果不是更好的话,至少是和国际一流大学同步的。另外一点,全英文教学是一个系统工程。全方位提高学生的英语应用能力,实际上这是我们全英文教学的根本目的,它不是光靠一两门课能够解决的,要靠整个课程体系的设计、师资的配备和学生的努力等几个方面的共同结合。要从师资方面、从管理方面认识这些挑战,相应的一些措施要能够跟上。

  关于教师方面,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是选人,关于这点教务处已经提出一个执行的建议,正在征求大家的意见。对于教师来说,英语能力是一个基础,更重要的是敬业精神。就像刚才王老师讲的和上午袁老师讲的,我都非常的感动。我们的老师有没有这种精神,能不能通过我们的努力去提高学生的英语全面英语应用能力,这个很重要。如果平常的课,我们把这个作为一个目标,有可能做好。如果说我们上双语课,这个可能就有一点问题。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上双语课有一定的工作量,你必须认识到,用英语上课其实不仅仅是上课本身要花更多的精力,还包括备课、改作业、给学生的答疑等等,你的工作量会大幅度的增加。这个时候一方面需要管理者考虑到这方面的问题,有适当的措施。另外,我们作为教师自己要有passion才能做好。我很高兴王老师刚才提到这个问题,其实全英文教学的时候,你对TA的指导非常重要,如果没有TA给你有利的帮助的话,你的工作量会增加很多。密西根学院在这几个方面的实践,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一个就是在师资方面的保证。我们有两个部分的老师,一个部分是Tenure Track(终身教职),另外一部分是Non-tenure Track(非终身教职)。Tenure Track(终身教职)的这些老师因为他本身大部分都是毕业于欧洲名校,英语水平比较高,授课能力比较好。尤其是他的授课能力是我们聘用考核的一个主要指标,如果我们估计他上课有问题的话,这个老师是不会被聘用的。另外我们还有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大的队伍,现在大概有十来个人,就是Non-tenure Track(非终身教职),他们的任务就是把书教好,我们不考核他们的科研,就考核他们的教学。当然我们也倡导他们参加学生培养的其他环节,包括学校的一些公益活动和学生一些培养活动,都鼓励他们参加。这部分老师承担着我们相当大的教学工作量,一个老师一年要上六门课,所以这样一批老师解决了我们很多的教学需求。

  全英文授课也有来自学生方面的挑战。国际化并不是所有学生的共同目标,很多学生没有认识到这一点。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问题。上午有很多的老师讲到这个实际情况,就是我们同学对全英文授课有为难情绪,有成绩方面的顾虑。也有个别的同学确实因为基础差和跟不上的实际担忧。但是我可以在这里讲,根据我们密西根学院的经验,交大的学生绝大多数是有这个能力的。密西根学院的学生并不是交大最好的学生,至少在前几届是这样的。但是因为我们学院是全英语教学,从第一学期第一堂课开始就是全英文的,可以讲,90%以上的学生都是能够跟得上,基本上努力都可以跟得上。所以说交大的学生是有这个能力的,问题是他有没有这个动力,这是需要我们去鼓励的。

  课程设计方面,为了配合新生,使他们迅速适应全英语教学的要求,我们采取了一些措施。一个是上午常老师提到的CBI,他是从英语教学的角度,通过内容为基础来教学生英语。其实我们感到学生在同时学习专业和要过语言关的时候,光靠一个老师有的时候是很难做到。所以我们在很多课程里面都安排双教师的制度,就是我们很多的专业课,包括基础课,都是两个老师。一个老师负责讲内容,还有一个老师负责讲英文,主要负责帮助学生更快的提高他的英语能力以适应这门课的要求。所以我觉得CBI是一种可以参考的模式,但不是唯一的。美国的密西根大学有很多学院也是这样做的,既然他们对于美国学生都有必要的话,我相信对中国学生的必要性就更强。我们还有一些其他的措施,比如,英语课,常老师也在帮我们上英文课。我们的英语课和交大的英语课上法不一样,因为我们不需要专门英语课提高学生的阅读能力,提高学生的听力。我们的问题是学生达不到阅读的要求,每个礼拜下来都有开始跟家里叫困难的学生。因为每个礼拜下来,就有80-100页内容要读,他如果按照高中的读法,一个单词一个单词的去查,一句话一句话的去读,他是不可能完成这个阅读任务的。所以我们的英语课一开始就教学生快速阅读的技巧,这句话看不懂不要紧,这段话能看懂就可以了,这个单词不认识不要紧,这句话明白就可以了。因为我们中文也是的,不是每个字都认识的。所以就说我们英文课要改造,要适合这个教学需要。

  另外,我们为大一的学生开设了部分的双语课程,比如数学、英语、化学。刘平(音)老师就是帮助我们用双语上课的教师之一。同样的一门课我们会开设两个班,一个全英文的,一个双语的,学生可以自由的选择,可以去听全英文的,也可以听双语的。双语的课程其实并不是说老师并不能用英文上,老师完全可以用英语上,但是我们要求这个老师根据学生的程度考虑用多少英文,可能开始的时候30%、40%,到期中考试以后学生的适应能力提高了,慢慢的提高英语的份额,最后可以提高到70%、80%,第二个学期开始就基本上全部是英文的。我们可以想象其他学院的课程,学生可能很困难,因为我们现在对全英文专业的定义是专业课全部用英文上,其实换句话说,基础课没有要求。基础课没有打好基础的情况下,到全英文的专业课上,其实对学生的压力很大的。换句话说就是在座的老师要上这个全英文的课程,比我们学院的老师要困难。因为我们学院的老师到大三的上全英文的课程的时候,他经过大一大二的熏陶,而你没有。那怎么办?其实我觉得也许这个CBI是一个比较好的方式,我们有两个老师配合。如果要做到CBI的模式,教学部门要有一定的资源配合上去,同时,课程设计、课时安排都要做出调整。不可能因为两个老师上课,就把课时增加,这是不可能的,课时不可能增加,但是内容仍然要讲掉,这个就要我们老师想办法,老师要有创造性的想办法,最终是要解决学生的问题。

  我觉得我们密西根学院的学生,有两点意识是比较重要的,第一个就是我们的学生知道过英文关对他们的发展至关重要,所以我们绝大部分学生是有动力做到的。第二点是我们的学生知道,在密西根学院,能不能适应英语上课这不是一个option,他没有退路,it’s not a option,you have to do it。那么这两点加起来,学生必须要去做。我们也会给学生很多的意见,老生也会给他很多意见。学生会问老生这个课听不懂怎么办,要不要看一本中文的参考书,老生就告诉他你千万不要看中文参考书,你大一习惯了看中文参考书,你就完蛋了,这一关就过不去,这一关是必须要过的。老师讲的他们不一定听,老生讲的他们会听的。

  我觉得全英文教学,尽管学校的要求很高,但是我凭自己的实践和我对交大的不是很全面的了解,我觉得交大目前除了个别院系之外,大多数院系其实并不具备开设全英文专业的条件。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有人问我,他说你们跟密西根双学位项目好象还是单向的。我说对,目前还是单项的,协议是双向的,密西根大学的学生也可以在那边学两年,三四年级到这边来学,但是这个目前没有发生。有一些客观的原因,比如我们前几年没有大三大四的课程,我们刚刚有毕业生,所以他不能过来。但是其实我们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我们自己也不ready。因为全英文不光是讲课老师是全英文,还有助教,你的助教答疑课是不是全英文,不光是英文,还得适当流利,还有你的实验的指导是不是全英文。你要招留学生,有一个环节跟不上,其实你的挑战就很大。这需要一个时间,但是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双向我们可以看得到,我个人很有信心,我们一定可以看得到。

  一个合格稳定的师资队伍是我们一切讨论的基础,没有在座老师交大的全英文教学不可能的。我个人的建议就是现有的师资,如果我们各个学院要做这个事情,也可以考虑国际上聘请一些专职教师,就是我们的Non-tenure Lecture这种思路,其实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好的、比较简单的解决我们的一些留学生课程,或者我们开设一些全英文课程的需要。

  学生的主动性和适应能力这是关键。交大学生虽然说心理上不一定都具备这个,都认同这个重要性,但是他们的能力都没有问题。考虑到能力没有问题,我觉得就有两种措施,一种你可以逼他,逼他的方法,就是我的第一条建议。比如说把参加一定得学分的全英语课程加入所有的学生的培养计划,每个学生毕业之前必须选几门全英文的课程。这种做法的意思就是我知道你有这种能力,所以我push你。还有一种做法就是,学习是学生的事情,又不是我要逼他学,他如果不要学,我逼他做什么。我们都知道交大其实还有很多有这个愿望,因为我觉得可以我们培养计划里面可以设置一些Honor Program对于学生将来的就业、申请研究生、出国,都会有帮助的。那么在这个方面可以配置更好的师资,开设更多的全英文课程,这是我个人对学生开展这个工作的一点建议。

  最后就是提几点建议。在如何选好老师方面我们要注意考核,近几年来交大的师资结构发生很大的变化,我们也引进了很多国外的高水平的老师,管理者要利用这种变化提高对引进的老师全英文授课的要求,这个应该成为面试环节的必要内容。另外,我觉得应用英语课的教学方法要改进,现在的应用英语课还是以帮助学生通过四六级考试为基础,我觉得要把这个目标转到提高学生的应用能力上。其实考试是很简单的,我们学院的学生好象四级考试是全部通过,我们不需要组织复习的,因为他的英语能力达到那个程度了,他自然就过了。我们的英语教学应该更多的配合我们学校的全英文化和国际化的进程来做。第三,就是对研究生助教需要全面培养考核,因为研究生的水平也很重要。我们没有高年级的学生的时候,我们的助教都是从交大各个学院聘的研究生,其实后来等我们有了高年级学生的时候,我们现在的助教都是我们现在高年级的学生。因为我们发现很多助教的英语水平还不如我们的学生。要解决助教的问题也不是那么简单,但是必须要去做,没有好的助教,全英文授课的困难会很大。

  我们搞教学,其实说穿了最终是为了提高学生。这一点我觉得不想讲太多,我觉得袁老师讲的很多了,袁老师讲的非常非常好,我想归结到一点,就是说我们老师一定要明白,我们之所以站在讲台上,并不是说我们想教学生什么东西,并不是说我们要把什么内容讲清楚,这不够。我们的任务是帮助学生真正学会这些东西,能够应用这些东西,是提高学生的能力,这是我们的关键。我们密西根学院是有这个要求的,就是说所有的授课老师,每门课都有一定的能力要求,培养学生子能力都有一定要求。我们如果有这样一个目标,我们要利用各种的教学资源达到这个目标,上课、测试、作业、考试,我特别同意上午袁老师的观点,就是上课作业测验,其实作业和测验的目的并不是考核,次要目的是考核,主要目的是帮助学生去掌握知识。他所通过作业,第一是学生及时消化东西。我们密西根学院也是一样,我们每周都有作业,每一门课每一个周也有作业,每周作业都有成绩,然后都要进入最后的总成绩。所以我们对我们学生的要求,天天都要忙,但是考试不用慌。因为到考试的时候,你只有30%-40%的成绩没有确定,很多的成绩都已经在前面确定掉了。你的作业、你的期中考试都比较帮你的成绩确定了,所以就是要让学生天天都忙,忙起来,到考试不用紧张。因此要提高教学质量,我个人的建议是这样的,就是说给你上的课程,要制定一个明确的目标。这个我觉得教务处前面已经做了很好的工作,每门课程都一个能力培养,对学生能力培养有一个明显的结合点。这一点授课老师一定要非常清楚,如果在那个表里面画出来,就是说我这门课有哪些方面的能力要求,那么你在设计你的教学元素的时候,一定要充分考虑这个东西,我觉得上课要把基本的问题讲清楚,基本原理讲清楚。作业要有难度,作业要留给学生自己去学习,进一步钻研的机会。作业不是听了我的例题,照我例题就可以做作业了。这样的作业不够。怎么设计作业很重要。我们学院有很多计算机辅助课件。这些课件最主要的任务,比如我们计算机,我上计算的课。我会给学生一些作业,就是在计算机上做。这个作业的要求就是说,计算机会随机出十道题,你做对九道就通过了,如果你做对八道计算机就会再给你出十道题,但是我不会扣你得分数。因为我的目的不是要扣你得分数,我的目的是让你学会,我让你做这个作业目的是让你学会这个知识,而不是为了扣你的分数。所以我觉得观念上转变,我测验学生什么,我作业的目的是什么?要有这些转变。

  每个学期结束,我们都需要有一个反馈和总结。通过这个学期的总结,这个学期的教学作业,哪一些我的教学目标达到了,哪些没有达到,下一个学期我们怎么整改?比如我自己上课,从专业人才培养角度来讲,ABCDE是能力要求,这项能力要求具体落实在我这个课程上怎么样去完成?比如我可以通过八个综合的作业和项目完成的。在这个作业里面,学生完成的怎么样?你在设计测验、设计考题时候,考虑到这些因素;最后再分析,哪些达到了,哪些没有达到,你下学期用什么方法可以改进。如果我们老师都不能持续进步的话,怎么要求我们的学生持续进步?最后我想总结一句,在交大推行全英语课程非常的必要,我希望通过我们大家的努力能够做到这几点:提高学生的综合英语能力,将全英语课程实施的水平大幅度提高。这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也是我们的目的。我希望全英文授课的课程能够成为交大学生最欢迎的课程,全英语授课的专业能够成为交大最好的专业。如果能做到这一点,我们的全英文教学就成功了,谢谢大家。

发言人:上海交通大学密西根学院首任执行院长  张申生

2011年11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