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之德:全英语授课的经验分享

  我来自医学院,我觉得我可能不是代表医学院的层面,谨代表我个人的观点。首先我谈谈医学英语教学的背景。高等教育的国际化非常地快速,也是非常的必要。举一个例子,现在每年到医学院学医的留学生很多很多,过去留学生都来自一些非洲国家,现在看来不是的。现在很多的学生都来自华裔移民国家,比如澳大利亚、加拿大、马来西亚等,很多华裔的学生都想来中国学医。交大医学院的临床是非常厉害的,临床医学在全国目前是排名第一,再加上它身处上海,所以他们很多人喜欢到交大医学院学医。这些留学生希望有英语教学的环境,因为他们回去以后是要在当地开业做医生,不是要留在上海,所以全英语教学的环境很必要。交大的目标我们知道,一流的学生,一流的大学。现在的一流的大学就是国际化,刚才胡老师也讲了,国际化非常的重要。如果你仅仅以母语来教学,很难吸引这种国际学生。

  医学院双语教学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我们知道上海第二医科大学是由三个学校合并在一起,当时有震旦大学医学院。震旦大学医学院其实是讲法语的,所以他们很早就开展了双语教学。震旦医学院的这些创始人当中都是法国回来的,当时我听老一辈的讲,他们这些医学、教学、比如查房等等,全是用法语的。法语教学到现在为止,依然是医学院的课程,在全国也是领先的。卫生部的法语中心就在我们这里。三校当中还有一个圣约翰大学医学院。当时圣约翰大学医学院的这批人是讲英语的,他们也全部要求英语授课、英语写东西,所以医学院老一辈的英语水平都非常的高。我举一个例子,钱绍昌先生,就是翻译《鹰冠庄园》那位老先生,他原来是瑞金医院烧伤科医生,后来就到外国语学院当教授了,所以这些人的底子非常好。所以,对于双语教学来说,医学院是有一个传统的,不是一年两年建立起来的。包括我们基础医学专业,全部都是双语教学,包括考试也是双语的。我本人从国外回来以后,从1988年一直到2006年,双语课的教学我带过五届学生。

  现在存在的问题是教师能力的问题。医学院的双语教学面临这样一个问题,上得好的老教师即将退休,而年轻人又无法接班,比如说法语教师,上得很好的都退休了,年轻教师就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他们怎么接这个班。还有就是年轻教师的激励机制问题。刚才胡老师讲的非常好,就是我们不能光提要求,没有权利。特别是对年轻教师来说,怎么样来吸引年轻教师做这些。让这些年轻教师去进行英语教学,我认为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现在学校教师的压力很大,我们学校今年出来的升副教授的政策,就是分数要达到8分以上,要拿到国家自然基金几项,上海市科研基金几项。这还只是科研的层面,今年又出了一个文科的层面,就是说你要升教授必须在教学上有国家级的教学课题,还要有发表在国家级教学刊物上的论文。或者你拿到宝钢奖之类的奖项,总之,最起码要有三样。年轻老师一方面要教学,一方面要科研,那么有多少人有精力再去进行英语教学,如果是全英语的话,老师要花多少时间。我们学校每年可能招收20名4+4的学生,4+4就是四年本科加四年医学博士,他出来直接就是Medical Doctor(医学博士)。他们都是直接从最好的综合性大学出来的,这些学生,我上了几届,特别是是去年,我上了这届,我心里非常的寒心,很受伤。为学生最后给我打分,他们说学生给你打分打的很低,后面全中文授课的老师打分很高。如果你作为一个年轻教师来说,你如果这样对他的话,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他可能就不愿意去做这个事情。

  怎么从学校层面出发,怎么样激励一个教师?我说这个是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你愿意教学和不愿意教学,在学校层面上应该差别对待,不是说一视同仁,大家都拿30块钱或者精神上表扬一样,说我们是学校的栋梁,大家觉得心理上舒服一点。还有刚才张老师讲的激情,我同意。一个老师没有激情,不可能待在交通大学,因为老师没有这个激情,为什么留在这里?学校里面的工资收入都是很低的。我觉得主要还是从各个方面来激励教师,不能单单让教师从这个激情上面出发。就像我们国家如果光讲以德治国,而不是以法治国,这是有问题的,我觉得法还是很重要,这个是我个人的体会。

  对于学生来说,怎么使得学生有体会。那么学生愿意学,我觉得我们可以做个实验,可能会让一些愿意学的学生评估他,参加到这里来。而不是说要求所有的学生。我刚才讲的20个学生是我们学校最好的,应该是最好,都是尖子,英语都是达到的八级,高级听力口译都能考的出来。但是他们不愿意,都不是说老师怎么样怎么样,学生也可能需要一个调节的问题,选择的问题。我觉得很重要。还有学生能力的评估问题也很重要。包括他的意愿,如果他不愿意,你硬把它拉到这里面,我觉得也是没有意思。可能对他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损失。他可能花这个时间很多,因为我对自己的学生,我也是非常的体会非常深

  此外,就是对于学生的评估。这些七年制的学生包括上课、考试、作业,全是英语的。对于英语考试来说,我们觉得可能要花很多的时间去背单词,但是这个是有用的。这些学生到了临床以后,他们现在都成了主任医师、副主任医师,他们有时候会到我这里来,因为我们关系很好,他们会跟我讲,丁老师,他们过去不认为英语单词有什么重要,现在在临床上太重要了。一个组织胚胎学可以把人体的所有的重要器官脏器、细胞生物学的词汇全部学到,所以学那么多的单词是有好处的。

  第二个就是刚才讲培养问题、评估问题。考试,英语教学的学生考试跟中文学生有什么区别?比如我们在出国问题上,可能更有发言权,这位学生我们可以进一步送到外面培养,可能更大的优势,所以我觉得还是学校层面上在这个方面也要加强评估了。还有就是留学生的问题,我们曾经的设想能够用英语教学或者过去都是非洲国家的学生第三世界的,希望他们用英语的教学,当时我搞行政的时候,我就问一下我们的外事处处长,我就问了,我们这个留学生这么多为什么不能用英语来教学呢?他说不能啊,第一个是弘扬我们中国的文化;第二个他说从国家要求的层面上,他希望他们这些人像革命的种子一样,以后带到非洲去的,所以能够把中国的这些东西带过去。所以这个东西,我觉得,可能将来这个趋势会改掉。很多的国家有很多的留学生来,这些留学生他们的目的是将来回去开业的。所以他们可能还更需要英语教学,这是我的一些想法。

  一个是存在的问题,一个是授课老师的问题。老师怎么来接受培训,怎么选择老师,对老师有哪些考评的要求?老师有哪些权利?上英语有哪些优势?不要说他说英语的,上英语的很光荣的,精神层面上的。当然精神层面是不够的。还有就是我们上课的学生,就是我刚才讲的,也是一个挑选的,不是拉就来上的,根据他的意愿,现在是一个文明社会,意愿社会,他不愿意也是不行。或者我讲的,20个学生,考进来就是这个要求,必须用这个上课,他也没有话说。进来20个学生,我要求用英语上课,如果没有的话,他也无所谓,为什么不能用英语上课,这样更能理解。人都是有惰性的,包括老师也是这样,这个我们每个人有体会,星期天总要睡的晚一点,睡一个懒觉,一样的道理。还有就是我们讲的学校重视的程度,学校怎么样重视它?怎么样重视?就是不仅仅从精神层面,从奖励制度,也不是600块钱到年底,还可能在我们晋升,对年轻人来说晋升问题,对老师来说考评问题,三年一次的考评问题。你上英语课,可能相对来说对其他的要求低一点。因为这个不简单,我们平时上好一个课过去,都是上一个英文课时候,可能要花一个星期书,包括星期天星期六都在看这个单词怎么发音,不是根据你想想,因为单词当中很多都是希腊语,所以它的发音还是不一样。这是我们讲的学校的重视的程度。

  最后跟大家探讨的是,很多老师会提出,如果我们全用英语上课的话,我们国家自己的科学语言可能会丢失的,这是一个问题。第二个就是说授课的对象,学生的认知度。学生必须自己认知到英语的重要,他自己有要求,而不是学校在逼他。第三个就是年轻教师如何来平衡教学与科研,怎么平衡它们的关系,也是非常重要。谢谢大家。

发言人: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 丁之德

2011年11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