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建荣:ABET认证对专业建设与课堂教学的启示与影响

装载视频中...

交大声名远播

  上午好!我们上海交通大学在国内是属于前几名大学之一,最关键的是在海外这个名声非常重要。比如你在国外待了很久,上海交通大学的名字总会不经意间出现在不同场合。作为一所国内领先、国际知名的大学,它有很多亮点。我们今天抛开科研不谈,我们有一个亮点就是教学,从教学这个角度我们上海交大也有自己的特点。这在国内,都是得到认可的。

交大应该得到同行的认可

  我们今天讨论这个题目,主要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我们上海交通大学教学的亮点和教育质量。现在我们教学质量的认可度主要是一种口碑上的认可,另外一种认可,在国内称之为“专业同行认可”。今天报告的这个主题就是从专业同行认可的角度,对教学做一个反思和探讨。就是看一看我们应当如何收集资料,并进行相应的探索,达到同行认证指标,真正地使我们的教学质量得到提高。这并不是说我们的质量目前没有达到这个标准,而是我们要根据这些标准,去做一些准备,比如,在哪些方面可以得到同行的认可,是从这个角度去做一个探讨。

  那么在开始之前,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孙,孙建荣。总是会想到《孙子兵法》里有这么一句话,叫做“知己知彼”。我们也用了这样一个通常的方法,就是各位老师的座位上都发了一张表格,这个表格是每个想要参加认证的专业,之前为了自我了解所做的信息收集。如果我们现在准备去参加认证,那么在这之前,要对自己进行一个总结,我们今天就先做这样一个练习,很简单。

“知己”——如何进行ABET认证前的自评

  这个表格是ABET给所有准备去参加认证的工程专业发的一个自评表格,这个表格有六项,由于纸张大小有限,我把汉语稍微简化了一些,我会做一个解释。第一个就是从“利益相关者的参与”来说,这个利益相关者主要是有这几个方面:学校的老师,实施教学的人员;学生,参加学习的对象;政府,我们最大的投资者;企业,如刚才黄校长提到的,需要企业的参与。请各位老师对以下四项活动进行评分,第一项“利益相关者已经确定了”,指的是你这个专业是否已经知道跟专业相关的利益相关者主要有哪些。第二项是“主要人员已经参与制定学科期待结果的过程”,第三项是“主要人员定期参与对学科期待结果的评价”,第四项是“与主要人员有稳定的合作关系”。最下边有一个打分说明,例如,“0”就是还没有确定,“1”就是刚刚开始,“2”是已经开始实施,依此类推。

  第二列专业目标和第三列专业期待的结果,这个在座的老师可能也比较清楚,专业目标就是我们叫做人才培养规划的大的教育目标,就是人才主要体现在几个方面,专业期待的结果是毕业生的规格,是按照我们现在企业中的人才培养规划。第三个是专业期待结果与教学实施的契合度,就是我们毕业生期待的结果,我们提出的结果和我们实施的教学过程,不管是课程设计,课堂教学,还是课堂导师,是否是一致的。第四个是我们从专业层次的评估它的状态。最后是我们是否去实施了专业评估计划。以上这些都是ABET认证里面的一种判定和描述。

  我们简单花上5分钟的时间打一个分。打分总共是六个,0到5,5就是已经达到完全实施,评估已经完成了第一轮。一般来说,这是在某些方面可能会出现的现象,专业出现的相对比较少。通过这个表格,我们可以做一个简单的自我评价,它可以说明两个问题。

  第一个就是我们对自己在这些方面的了解,现在的程度是怎么样的。第二个就是从专业认定的过程里面,这个信息的存在对老师是非常好的前期准备。他会通过换一种问法来了解我们在座的这些老师,到底是对这个专业的参与程度如何,对我们这个专业的了解如何,他们从这个设计和实施的质量过程里面去做一个了解,所以,刚才我们做的这个自评对我们了解自身是一个非常好的前提。我们不能期待这个自评表里现在每一项都达到5或者达到4,一般来说这是不可能的。这个自评本身说明一个什么情况呢?就是质量控制的过程是一个不断提高的过程,它总是在往前发展,即使我们开始自评的时候,其中的某些对象总是在发生变化的,我们评估的层次也总是在发生变化,所以说我们把这些信息,先放到我们这个桌面上,在讲的过程里面我们会针对相关信息进行交流。

“知彼”——ABET如何进行专业评估

  在了解我们自己的情况之后,我们再从知彼的角度看一下,通过专业认证的过程和标准我们对现状进行一种反思和一种理解。我们在座的很多老师都已经很熟悉ABET认证的整个过程,它的过程基本上包括两大阶段:第一个是专业评估的过程,第二个是具体认证的过程。我们今天把重点主要放专业评估的过程,因为只有这一部分在前期完成以后,才能去考虑第二部分,这也符合我们今天的教学研讨会。刚才我看到大会给每位老师发了一个材料袋,里面有一本书叫做《理解教与学》,这本书非常好,我们今天讲的很多认证指标的依据就是教学理论,这本书里全都有。这本书从概念和理念上对这些理论做了一个非常好的表述。

专业评估的四个方面

  专业评估有这样几个方面:第一,对专业教育目标和期待学生达到的结果实施评估,我们刚刚这个表格里面,有好几项内容与这一点是相关的,我们稍后做一个详细的解释。第二,收集学生学习的作品,这个作品有一些学者翻译成产品,有一些翻译成学生的作业。这是在ABET专业认证里面,对所参加学校的一个要求。第三,了解每年更新的认证相关文件和标准。今天我准备了一个文件包,里面包括2012年到2013年计算机、工程、工程技术和科学技术这四个专业群的十几个专业的认证指标。我们关键要了解的是相关的认证指标每年都在更新,参加认证的学校一定要知道每年的变化。第四,形成持续改进提高的循环体系,这种循环体系保持不断地提高,从而体现了ABET认证的参与过程具有指导意义和促进作用。

对专业教育目标和期待学生达到的结果实施评估

评估内涵

  今天我们的重点是第一方面,对专业教育目标我们称为人才培养目标,期待学生达到的结果我们称为毕业生规格的要求。今天我们从这两个角度对ABET评估做一个重点的探讨。

评估的三个前提

  (一)评估前提一——课程对专业目标的契合度/贡献度

  第一个前提就是课程对专业目标的契合度/贡献度。目标提出来以后,应该有一个实施的平台。我们学校的专业是通过课程作为平台来实施目标的,那么,课程对你这些目标的贡献度和契合度体现在哪里?一个专业培养人才的时候,它有不同的课程,那么对这些课程的设置我们叫做课程建设。这种建设本身就有一个要求,就是课程应该对这些目标有一定的贡献度。这里面包括什么呢?第一项叫做专业目标分类,我们有被支持的要求。第二项叫做专业目标的分布。今天其他几位老师的报告会从课程的层次,谈到目标的类型和目标的分布是如何具体操作的,这本书里也有很多具体的实例。课程作为一个平台,每一门承担的任务是不同的,体现在专业目标与知识,专业能力发展和培养,义务等等方面,每个课程在其中实施的程度也是不一样的。这是第二个方面。第三个项叫做专业目标实施的过程,就是哪些教学活动的实施,对课程目标的完成起到它相应的作用。这个教学活动,在我们的书里把它叫做teaching and learning,有一个连接词把它分开叫做“教与学”。我们今天的这个重点放在第二上面,就是学上面,把教只是作为大的一个环境。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工作,现在关键是什么呢?我们要证实,证实我们已经做到的事情和我们要做到的事情,专业目标完成的评估活动,就是考察你的评估设计、计划是否存在,你的这个评估计划是否完成,这是从课程对目标的契合度和贡献度里面几个主要内涵。  

专业贡献图

  (1)香港理工

  这是我们学校材料与工程专业的课程设置。专业认证里面这是一个必须要具备的材料,是前期课程设置材料。就是当我们把这个专业的人才培养规划以支持、能力和素质三个方面去描述,底下的这些信息和我们左边的课程,共同构成了一幅专业贡献图,这只是一个静态和计划方面的信息,是质量保证的前期工作。那么,我们上海交大已经开始做这方面的工作了。

  我们看一下,上面是三大方面,底下把知识分成几类,所以A1和A2是代表不同的知识。A1是和专业知识有关系,A2是和通识知识相关。B1和B2也是代表知识的不同类型,这些空格是表明这门课程在这个专业的三个方面贡献度是比较弱的,这些现象很可能存在。我们是大学教育,尽管现在我们大学教育里面,借鉴了很多企业教育或者说是应用了很多企业教育的特点,就像刚才黄校长讲的法国的做法,像一种三明治的做法,就是循环、循环、再循环,教学、实践、教学、实践,有些是实践、教学、实践、教学,它这个循环是不一样的。这些方法尽管存在,但是大学教育还是大学教育,所以说有些课程存在,它并不一定对我们专业的目标有一种直接的贡献,它是一个育人过程,不仅仅是一个育才过程。我们专业是同育人才里面的那个“才”去进行一个描写。所以说,会出现一些空白的现象。

  但是从教务处的角度考虑,从专业层次的角度考虑,整个专业课程里面的空白点不应该太多。如果这个横向的空白点太多的话,我们进行专业效率的评估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专业效率的投入与获得,不成正比,也就是说对学生、毕业生规格的这种贡献度不大,在理想情况下,我们要考虑办学效率和办学成本。如果只为了达到专业目标,那二十门课可以减掉一半。

  第二种思考从质量保证的角度去思考。当我们横向空白点的课程比较多的话,对这些课程要进行相应的修改,要求这些课程在设置自己课程目标的时候,对专业目标应该有一定的贡献度。

  我们再看一下这个表格。我们现在是有三方面,就是知识、能力和素质。我们很清楚的是一定要给学生实现的平台。我们会出现一种情况,我们要求学生去做,却没有给学生提供相应的平台,这是我们从专业的质量检查角度可以发现的。这是我们学校已经做到的,我给大家看一下。

  (2)密西根大学

  我们跟密西根大学是有合作的,我们看一下密西根大学的材料工程系的目标贡献图,就是我们的人才培养规划。他们做的和我们做的基本上是一样的,但是里面有两个信息,我们现在暂时还没有。第一个是专业和学校的关系,我们这个专业的定位和学校定位的关系。第二个是我们刚才看到的这个信息,这个是一个叫做从教育目标和专业的要求里面,它把它的关系度用这个图去表示了,它的表示和我们的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它表示贡献度用了强、中、弱。深色的表明它这个相关性是非常强,浅色的表明它的相关性不那么强。这个是从整个学校办学来说,我们需要考虑学校自身的定位,如果我们定位是一个综合性大学,那我们的专业就不能定位仅仅以应聘作为主要的目的,而在理论研究方面也要有所要求,这个是在专业认证里面也要作为一个参考信息的。

  第二个就是不管是公共课程还是专业课程,它有11个目标。所以说这个描述我们已经看出来了,它的课程有它相应的责任或者说是贡献度,同样,有的贡献度非常强,有的几乎没有贡献度。我们可以看到它的专业贡献图里第10列都是空格,这个空格说明的是什么呢?我们看一下它第10列对应的能力,叫做终身学习能力。终身学习能力不是通过专业课程的实施,而是通过通识教育,也就是general education,它的这个分配度是不一样的。

  以上是密西根大学的做法,稍后我会与大家讲一下香港理工大学的做法,等会我跟大家做一个具体的分享。我们在设计课程时候要保证质量,就是要贡献度的一个存在。

专业评估计划

  我在专业评估计划这里打了一个问号,什么意思呢?就是我根据自己的体会,看到过国际上的很多专业人才培养设计图,很多学校现在正在做,还有很多学校现在开始做。交大在专业评估这方面,从我看到的材料来说,信息比较少或者说还不完整。它这个表格的名字就叫学生质量保证的现状,里面有好几个项目都是和评估有关的。

(二)评估前提二——课程层次上的契合度

1.教学目标的描述(可评性)

  第二个前提是从我们大家已经很熟悉的课程的层次,这方面我稍微讲的少一点,或者说我会讲的比较概括一些,因为我们接下来的几位老师会讲很多这方面的内容。从每门课程与专业的契合度来讲,我们每一个课程的教学目标应该有一定的特征,这个特征主要是什么呢?教学目标或课程目标,要能够去评价,能够去考核。我们教学发展中心以后会做一些工作,对老师去做一些交流和培训,指导他们把我们现在已有的教学目标,经过一定的改写,使这些目标的描述在我们教学的实施和考核过程里面能够考核出来。如果我们课程没有这方面信息的话,我们整个专业的质量是没有办法去呈现出来的,我们做了非常多的工作,但是所做的事情要去呈现出来。

2.教学活动(与目标的契合度)

  第二个就是现在的课堂教学活动,我们课堂上发生的所有活动,应该和目标有一定的契合度。如果说我们的教学活动和我们这个目标没有关系的话,我们这个培养就可能出现一些问题,这个问题在评估层面就会出现。

3.课程教学目标完成的评估设计(评估法)

  第三个对我们现在考核的方法要进行反思,等会一起来看几个实际例子,通过很多考核方法我们获得了很多信息,但是只有一部分信息能够作为专业认证教育质量的证据,信息变成证据的过程。教学大纲我们都有,而且我们现行教学大纲基本上是比较全的。现在的问题就是教学大纲里面需要进一步添加教学评估设计,它是从课程评估这个角度的设计来说需要加强。

以交大为例

  (1)参考书不可提得过多,要保证学生参阅的程度和效果

  我给大家看一个简单的例子,是我们交大材料学院的例子,这是我们 材料学院的《材料科学基础教学大纲》,我主要想给大家看这样几个方面。我们的教材和参考书提了很多,但是在进行课程评价的时候,就会出现这样两个问题:第一,你要求学生去看这些参考书,你如何知道学生是否看了,又如何知道学生看的效果。很多要做的事情不能随便提,必须仔细思考一下,因为你提出之后是要兑现的。如果没有兑现,在我们高校当中就会出现所谓的“学术言行不一致”。第二,不仅仅是做到就完事,还要考虑做的程度和效果。学生是怎样用这些参考书和资料去配合他的学习,对他的学习产生效果,老师要提供这方面的信息。

  (2)课程设计仍然以教师为中心

  这个课程设计的描述目前还是以教学投入作为一个课程描述的支柱,就是以说明老师做什么事情,这个课程的知识点讲什么,这个课程要求学生做什么为中心,这个课程设计传达的信息只是对老师的期待。ABET看的不仅仅是这个信息,它要求你提出来这些信息对学生学习的影响何在。我们国内高等教育现状是以一本书,也就是教材,对课程教学起主导作用,这个主导也有它的长处,也有它的弱处,从ABET认证的角度来说,这个弱处可能稍微多一些。假如我们去参加ABET专业认证的话,可以思考将这个课程设计的设计点稍微做点改变。我们教学大纲的前半部分全是老师要讲授的知识点,而对学生的要求比较少,这些要求是出现在教学大纲的最后部分。在参加ABET认证准备课程设计材料的时候,需要把对学生的要求贴在最前面,而把知识点放到后面,因为我们是以学生而不是以老师作为教学的主要考虑因素。

  (3)教学目标的描述没有区分出程度,要可评估

  这个应该是首先的信息,就是这些课堂的教学目标,是通过哪些教学活动去完成的,就是教学活动与目标的契合度和对它的贡献度,这个做的很好。但是这个里面有两个需要去思考的,第一个就是目标的描写一定要有可评性。第二个是目标的描述要注意动词名词的使用。比如,这份教学大纲当中对学生提的要求的第一条,清晰思考和语言文字准确表达的能力。作为老师来说,这是一个教学目标,我们必须要对这个目标进行考核,那么我们做考核设计的时候,什么样的考核设计、考核方法和最后出来的信息,能够说明这个目标达到了,这个是考核设计的一个指导思想。就是我们的课堂考核设计,应该有根据的,根据就是我们自己提的教学目标,而这个教学目标里面两个信息是我们课堂考核的原则。第一个信息就是发现、分析、解决,第二个信息就是能力,这些动词和名词在描述目标时候的使用,我建议教学发展中心可以给我们的老师做一些这方面的培训,关于课程教学目标的描述,以及如何以ABET为指南做一些相应的修改。“清晰思考和语言文字准确表达的能力”,我们要求学生达到什么样的程度,你的这个程度通过什么样的考核方法能够体现出来?再举一个例子,我们这个大纲里对学生的要求有这样一条“发现解决问题能力”,从程度上描写要具体,你是要求学生完全掌握呢?还是要求学生能够去应用?还是仅仅从理念上能够理解?你对程度的描述要很清楚。

  (4)教学活动过程要着重为学生提供展示行为的平台(项目、大作业、讲述)

  从ABET评估的角度来说课堂讲授是不留痕迹的,没有学生作品可以考评。课堂讨论好像是有学生的信息存在,但是我们知道讨论是通过口头的表达,这个信息除非你记录下来,一般来说信息也是会消失了。我要强调的是,建议我们以后的课程教学里要加大力度为学生提供展示行为的平台,就是学生所学的知识,他能用这个知识做什么,要通过一个平台去实施。而这个平台是一个最有收获力的平台,我们要提供很多这种平台,或者是小组或者是个人的小作业,我们更希望是大作业,这些作品完成后能够提供我们所需要的信息,而经过信息分析以后,某些信息能变成我们教育质量的证据。

  (5)课程类型(基础课、专业基础课、专业主干课)起到其应该有的贡献度

  我发现在我们的《材料科学基础教学大纲》里面有这样一个信息,就是它称这门课为主干课。我们把课程分为几类,有基础课、专业基础课和专业主干课。这个课程的类型描述是评估专家对课程进行复查的一种依据,如果说你是主干课的话,在前面我们提到的专业贡献图里,这门课程的贡献度应该是比较大的。如果这个课程贡献度没有从这个课程教学目标和专业培养目标契合度体现出来的话,这个课的作用比较小。所以,我们需要考虑课程的类型和教学的基本要求,是否起到了其应该具有的贡献度。

  (6)教师的讲和学生的学时间分配上要趋于平衡

  我们希望课堂讲授和学生学习时间的分配能够趋于平衡,学生学习的时间要多一些。当然,两者的分配还要考虑的课程类型,理论课和实践课,主干课和非主干课,这个时间分配还是不一样的。

  (7)教学活动要考虑效率

  像课堂讨论这一类的教学平台,它是属于一个产生和加强提供学生学习过程的一个设计,它对结果起到一定的辅助作用,但是不直接产生结果。你可以直接产生结果,但是这个成本太高。我们上次还有一个经济学的考虑,就是提高效率。所以说我希望在这方面,能有些加强,这是我们第二个课程。

  (8)教学目标需要分解

  我们再来看一下《材料微结构分析课程教学大纲》,这个课程也是有它自己的特点,它叫做专业基础课。这份大纲对课程的性质和任务描述的比较好,从两个方面体现了课程和专业人才培养规划的契合度,一个是知识的掌握,一个是能力的提高。但是还是有些内容值得我们考虑,这个描述最好能够把它分解,就是这些知识的掌握,具体通过哪些教学目标的实施,细化了以后直接会影响到我们这课程考核设计,就是考核设计符合教学的规定和科学性,同时它的结果有一定的说明度。

  (9)基础理论课也要以学生的学习为中心,提高应用能力

  我用黑体字把这个描出来,就是从学生动手方面是一个空白。任课教师需要和评估人解释清楚为什么动手能力这里是项空白,因为从课程的类型来说,这个课程是基础理论课,通常理论课老师所占时间比学生学习时间多一些。但是从教学法来说,我们现在提倡以学生为主和互动教学。尽管他是理论课的学习,学生所学的知识和信息还是要能够去解决问题,这个尤其是工科教育的特征,就是寻找问题、分辨问题,从而找到问题解决方法。所以在学生动手能力这部分,我们还是应该做一些弥补。

  (10)考核模式趋于静态、过于简单

  对课程考核我们的描述信息比较少,只有平时作业和期末考试两种,分别占30%和50%,没有说明我们考核的方法和考核的平台。ABET认证在进校考察的时候,仅有这些静态描述的信息量是不够的。如果仅有这些静态信息,那么后期需要弥补的信息就比较多,包括教学规划,学生实际的作品等。所以说,如果在前期把这个信息提供全面一些,对后期工作会有帮助。

期待学生学习结果

  教学目标一般指的是学生离校之前应该达到这个目标,有一部分目标是学生离校以后可能会达到的目标。比如,终生学习的能力,创新能力。在学生离校之前,一般达到的可能性是比较小的,它们都是具有滞后性的教学目标。像这些目标,我们在评估里面,可以作为一种考察,但不作为评估的重点。

  第二个,知识目标描述里面,动词的选用一定要去思考。我们根据布卢姆的认知分类,知识、理解、应用、分析、综合、评价六个层次,从上海交大这种层次的学校来说,应该定位在更高的三个层次,即分析、综合和评价。如果我们的定位还是在前三个层次知识、理解、应用,例如,扎实的专业基础、知识的掌握、知识的理解这种层次,我们就没有体现出来我们上海交大的水平。课程目标描述的时候一定要反映出来我们对专业的期待、课程的期待和学生的期待,所以我们在目标描述的时候,动词的选用要思考。

教学活动的设计   

过程:着重为学生提供展示行为的平台(项目、大作业、讲述)

  在座的老师都有多年的教学经验,教学过程里面有两个大的部分,一个是教学的部分,一个是结果的部分。对于学生来说,他有一个学习的过程,有一个学习的结果,而老师也有教学的过程和教学的结果。我们的关注点在学生学习的过程和结果方面。过程就涉及到我们的教学活动设计,你设计的这些平台里面,有多少平台是能够让学生展示自己行为的平台。课堂讲授这不是学生展示自己行为的平台,这是老师展示自己教的过程的平台。我们希望,老师的平台和学生平台有一个比较合理的分配,而这个分配能够反映出来。

  我提供三个例子,使学生能够展示自己行为的平台,即项目、大作业、讲述。工科教育里面,比较多的就是项目的完成,大作业在不同老师课堂里的设计和分类是不同的,讲述是指一个学生表达的过程,既有一般的表达也有专业的表达。这个过程是我们教学的一部分,但是过程一定要产生一定的结果,结果来自学生行为的体现。

结果:着重学生学习结果行为的体现(设计图、编程、成果记录和展示)

  项目、大作业、讲述完成之后,会有一个成果记录和展示。比如,我现在做的是一种讲述,我讲完之后留下来有两个信息,一个是这个麦克风录下来的这个信息,一个是留下这个PPT和它相应的资料。这个成果记录和展示是我们评估最主要的出发点,否则是没有办法进行任何质量评估的。

评估方法设计重点

  所以在专业认证里面,着重点是对结果的评估。而在直接评估方法和间接评估方法两者之间,我们要把着重点放在直接评估上,直接评估就是用事实去说话。

  现在在结果评估里面,我们现在常用的一个叫做成效评估,就是以毕业生规格作为这个评估的出发点,这个就叫做结果评估了。不是评这节课老师你讲的知识记了多少,理解多少。这个成果我讲的是学生对他学习期待在能力提高、能力运用、能力发展、运用知识这一部分的这些结构当中进行评估设计。这个也可以导致我们中心考一下相应的工作是什么样的评估可以去达到这个,刚才我提到那个书里面,有很多这方面理论上一个解释,这是非常好的。

评估内容的设计重点

  我们再看一下最后一个就是评估内容的设计重点,这个评估内容我们在大学教师里面,所有专业都有个知识和能力这两个方面,现在我们还有第三个方面就是素质。专业教育里面来说这个重点我们应该考虑对能力的评估。为什么要考虑这个呢?有我们自己的办学理念,同时有外界的期待,我们现在看一下外界的期待。这个是ABET的认证指标的综述,ABET认证包含四个专业群,工程专业和工程技术是最主要的两个群。这两个专业群有11个标准,7个是对能力的要求(64%),而只有4个是对知识的要求(36%)。

  那么教学设计的期待应该和它有一定契合度,契合度不一定是100%,作为交大这样一个综合性大学,我们希望学生知识和能力达到各50%,但是从ABET专业认证的角度去考虑的话,各占50%的比例对我们是有一定的影响的。

  还有一个就是在能力的评估里面,我们有一种叫做单一能力和综合性的能力。作为一个高水平的大学,我们能力考核重点放在综合能力上面。用的比较多的考核叫做能力评估(performance-based assessment),就是学生通过学业的展示表明他的能力确实达到,需要他具体动手做一些事情,并且生成一个完形的产品。

  我们通过几个例子来说明。首先是大作业(performance-based assignment),大作业是着重于单项目标进行评估的一种设计。比如,要求学生能够对程序里面出现的一些错误进行检验和修改。同时能够根据我所学的知识,知道程序里面,哪些程序编码是不符合这个要求的,这是一个辨认问题的能力。如果说你说让学生去修改的话,你们会解决任何能力。这是一个设计。其次是项目(project),现在叫做项目教学同时也叫做项目评估了。项目一般也是着重于单向目标,但是它可以变成一个综合性的,只是这个综合度不如第三组,即个人卷宗(portfolio),就是学生从进入某个专业学习的第一年开始,就把他的学习过程和结果进行一种有计划的收集,这种收集是根据对学生学习结果的期待为目标进行的收集,会显示我在专业知识方面的掌握和理解,以及能力的提高、发展。个人卷宗在美国高等教育体系用得是最多的。它相应的一个平台叫做巅峰课程(Capstone),一般是在大学第四年的时候开设的课程。

(三)评估前提三——课程评估信息与专业评估信息的结合

  最后一个前提是从课程信息和专业信息两者的结合,我们知道每一个专业的实施都是以课程为平台。假设一个专业包含40门课程,那么我们就会有40个不同的点,这些点聚合以后形成一个面,就叫做专业。我们要把每门课产生的信息都收集起来,这对专业很重要,谁来做这个信息的收集,收集什么样的信息,怎样去收集,收集的成本是否很大,是否要通过学校里总的平台来收集,这个是学校总的战略里需要思考的问题,这是第一点。信息收集以后,信息本身并不具有任何意义,要对这个信息进行分析和解释。ABET和美国高等教育的认证,体现出来的是评估信息一定要去使用。如果不使用的话,前面做的只是一个过程的检查,没有任何意义,这是第二点。为什么谈这几点呢?我们今天讲的主题都是围绕着以学生学习结果为重点,我们会获得学生学习的结果的大量信息,通过ABET认证的过程和我们自身质量保证的过程,把这些信息变成评估的证据,这些证据能够表明学生学习结果并且帮助达到认证指标。目前很多学校提供了大量信息,他们说这些信息是证据,但是现实情况是这些信息和证据的关系成为一个不等号,或者说是约等号。比如,我们现在对学生学习质量是通过三个方面进行检查的,第一个是课程学分的完成,第二个是学生每门课完成的程度,第三个完成在我们国家称为毕业论文或者毕业设计。这三个达到以后,我们就判断学生达到标准了,现在我们要反思一下,这些证据是否具有足够的说服力。为什么呢?社会说,你们的学生毕业的时候找不到工作,如果你们学校认为毕业生达到要求了,那么应该能找到工作。现在就业率已经从侧面反映,社会对我们教育集团的认可度是很低的。当然我们知道,这不一定完全是学校的责任,但是它从侧面间接反映我们的办学质量,这是其一。其二,毕业生进入企业工作以后,雇主反馈我们有些学生不能够胜任工作岗位。这个“不能够胜任”又是一个间接信息,它告诉我们毕业生的信息没有起到一个有力证据的作用。尽管学生在岗位上的不胜任状态不一定和在校学习行为有关,但是社会的问责制使我们必须考虑社会对学校评价的这种间接信息。

信息汇集的系统性:围绕目标(systematic)

  我们现在简单看一下,什么叫做证据,证据是如何形成的,信息转为证据它有什么特征?信息收集必须要有一个系统性,叫做系统性的收集。如果我们想起来的时候再收集或者用的时候再去收集,这个信息就缺乏说明度。ABET在评估信息来源的时候会问你们的信息包括几年?过去五年还是过去十年?他们侧重看的是系统性。

信息分析的科学性:方法选用(direct supplemented with indirect)

  第二个是对信息的分析要有科学性。我们刚才提到评估的两个方法,直接评估和间接评估,这两者是什么关系呢?从专业认证来说,直接信息的重要性大于间接信息,但是间接信息必须存在,它是一个辅助直接信息的工具,能够加强证据的说明度。

  ABET一般不认可我们的成绩。香港理工大学这次做了一个案例,我们对课程的预期成果做了一个为期两年的调查。去年结果出来以后,我把全校各个学院的结果进行了分析,写了一份报告,报告分析的过程中发现很多学院把分数作为专业学习的证据。五月份理工大学的工程学院邀请前ABET的副主席。工程学院把所有的计划和结果向他进行了咨询,他提出课堂成绩不能够作为学生学习的证据。如果课堂成绩能作为证据的话,应该有几个前提,其中一个前提就是任课老师的考核方法本身有它的说明性。我们现在这个评分是没有说明性的,只是从我们专业的认知去评估,这个说明性现在叫做评分说明制作(rubric)。ABET每年会专门就如何进行说明制作给老师开工作坊。

信息使用的目标性:改进提高(improvement)

  第三个,起码从美国高等教育参加质量认证的角度来说,评估认证不是排名次。我参加过我们国内一所学校的评估,他说我们有一个专业参加了美国某一个专业的认证,接近了世界先进一流大学的行列。这种提法本身就已经违反了专业认证本身的要求。所有参加过认证的专业组织与排名是绝对没有任何关系的。不能说你参加了美国ABET认证,而同时参加的有哈佛大学的工程学院、耶鲁大学工程学院,你就说自己进入了世界一流大学,不能这样说的,如果利用这个去做宣传,就是治学的不严谨和信息的虚伪性,这个是很严重的。所以,这个信息的使用是什么?它叫做提高、改进。这个是我们整个认证里面最基本的。

  我们在最后考虑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如何知道学生在课堂学习的质量,每一个学生将所有的平台完成后,如何成为一个专业的毕业生,这是在座老师考虑的最多也是做的最多的。学生学业完成后就是我们交通大学工程师里的毕业生,那么,我们怎么知道他是一个合格的毕业生,就是有三个完成,学分的完成,学生的完成程度,毕业设计和毕业论文的完成。其实,这只是一个毕业生,并不是人才培养目标和毕业生规划目标的达到。我们在进行人才培养规划的时候,一定要考虑专业人才培养的考核计划,这个必须要去做。

  第二个从学校的层次来说,我们期望在座的每一位老师从自己专业的角度替学校考虑一下,上海交通大学的毕业生到底是什么样的?当我们学校的毕业生和西安交通大学毕业生站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学校的毕业生以什么样的方法去体现出不同。

  在美国从院校认证来说,它要求学校有一个学校层次的考核,就是不管学生来自哪一个专业,除了专业课之外,作为毕业生应该具备哪些课程。以香港理工大学为例,所有香港理工大学的毕业生,在毕业之前有四个要求:交际能力专业能力的发展全球公民意识解决问题的能力。这四个期待是通过学校层次的考核去进行实施的。

  今天我们把重点放在学生学习结果上,对我们的教学设计、教学活动和教学考核做一个回顾和反思。在座的老师已经做了非常多的工作,做得非常辛苦,但是这并不代表可以不去反思。如果我们学校参加ABET评估,准备工作从现在就要开始,不能再等。因为这个评估的准备阶段,是要通过预测的信息来去确定的。我们的这个体系已经存在,且运行至少一年了,这个是需要时间的,没有时间来准备就很麻烦。

  在结束之前给大家看最后一个资料,这个就是评估计划,这个是香港理工大学电子工程评估计划,是用来进行课程控制的,它显示了每个专业和课程的对比度,这种评估计划在我们香港理工的部分专业已经做了。这个地方是香港理工大学每个课程的分配度,它分为三类,有些课程把教学作为重点,有些课程把学生练习作为重点,有些课程把学生评估作为重点。如果是这样分工的话,他这个地方用的是“I”叫做instruction(教学),用“R”是叫做reinforcement(练习),“A”表示assessment(评估)。这种分配也是一种教学设计的方法,它对课程直接有一个责任制。最关键的是每一个专业要制定一个时间表,关于每一个学年、每一个学期各个学科应该做的事情。准备评估应该已经行动起来了,不能再思考再等了。

发言人:香港理工大学教学发展中心 孙建荣教授

2011年12月17日

 

现场问答

提问:我针对你最后几张PPT里讲到,所有的香港理工大学的学生作为一名合格的学校毕业生应该具备四种能力。在香港理工是如何对这四种能力进行评估的?

答:黄校长的问题是从学校层次如何去评价,首先参与人员是全校的学生,他不以专业作为主要依据。因为口头评估成本太高,交际能力的评估主要是通过笔头,通过语言里面的表达能力。交际能力首先要根据目标确定他的内涵,再根据内涵去设计,主要英语和汉语,所以经过语言的一种考核。解决问题能力应用的是间接评估,可是这个间接的方法有一些直接的信息体现,就是用美国加州的一家公司设计的能力评估表,主要是提供案例,根据案例去选择解决的方案,这是一个间接评估的信息。学校层次的评估,很多是以间接信息为主,直接性是在专业评估,就是学校一定要有一个大家认可的估计,但是这个评估对学生的毕业没有影响,就是你这个评估里面的最后表现不影响他的毕业。

 

提问:这个评估是对所有学生都要做的,还是抽样来做的?

答:一般来说是抽样调查,通过了解这个点的完成,最后形成一个面的质量,可以几年做一次。还有一个叫做评估设计,轮流做,今天考察交际能力,明年考察另外一项能力。抽样也是不同的,方法有很多。

 

提问:我请教一下ABET的全称。

答:ABET全称Accreditation Board for Engineering and Technology。

 

提问:我们学校的计划,从2007年开始,ABET认证曾经做过一点,但是我感觉还是跟你讲的差距还是非常大,并不是我们的知识、能力和素质。其实我看到很多国外的大学,每个大学培养目标,每个专业目标就是10条、11条,而且基本上是以能力为主。从你对我们学校的分析来看,目前我们这种体系对ABET认证来讲,现在还有哪些差距,后面应该怎么样来做?我想听听孙教授的建议。

答:一个就是ABET他这种期待和我们需要的做法这边怎么去结合。一般来说ABET他是讲尊重所认证学校的自主办学权利,但是他有一个最基本的要求,就是ABET这11个标准,7个能力和4个知识点的要求,他是通过学科调查以后认为只要你是工科专业的学生,你应该最基本达到的。我们看他这个标准,他不是很专业的,他是一个比较笼统的描述。这个结合图里有很多方法,其中一个结合图是这样的,就是把我们学校对我们这个专业的期待要求,和ABET做一个对照,就是ABET这个给我们哪几个是相关的。我们国家是提的卓越工程师计划里面,跟学校的要求里面学校制定自己的要求,有国家层次的,也有我们学校的层次,我们可以做一个对比。还有一个叫做契合度,就是ABET第一个能力要求和我们哪组是对应的,只要你做这个对应。这个操作不是很难的,就是在目标后面打一个符号,然后写上上海交通大学1,就是我们这个目标的第一,和我们这个国家作为工程师计划目标4,你把这两个数字写上以后,这就有一个对应度。这个对应度是是从设计层次来说,当然最后体现什么样,就是你提供什么样的证据。

  我认为差距不是很大,只是我们的很的做法不一样。就是当我们进入一个专业行业的这种程序的时候,有一个就是按照游戏规则办事的要求。如果以后我们国家领先世界的教育文化,取代ABET认证,用我们的标准作为认证的标准。现在,由于历史原因,美国霸占着主要话语权,在目前来说我们还要去遵守这个规则。所以说我觉得差距不是很大,可以尝试去做。

 

提问:据您现在对交大的了解,你觉得每门课程只要按照ABET的要求去做就可以了,还是整个课程体系要重新整个架构?到底是哪些课程是需要保留,哪些课程应该砍掉?才能真正的达到我们培养人这个最大的教学目标。

答:这个认证有一个原则就是不能对学校现有的教学现状进行大规模的改革。什么意思呢?就是不能干预学校办学、学科办学的自主权。每一个学科有它自己的专业信仰,这个信仰体现在它的课程设置里。但是课程设置只是一个框架,里面的内涵有一个同行认可。所以,美国的这个认证不是由政府,也不是由几个专家去认可的,他是由其他学校像我们这样的一些老师进行参与的,所以他是一个同行的认可。可以用邓小平的一句话,就是“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至于你如何去抓,用多大的效率去抓,这个是你们自己的投入。对于一个目标的培养,我们可以投入10分的资助,那个学校投入12分,这个学校投入7分,这是一个办学效率的不同。ABET主要是看你的办学效率。所以,课程究竟是增加那一项或者是砍掉哪一项,这是有争论的。

  前年(09年)我到我们交大来讲座,适逢08年卡耐基基金会刚刚出了第四个研究报告,讲美国的本科工程师教育改革。美国现在工程教育认为,本科教学里面的课堂教学改革就是把老师教学的内容进行一个思考。美国这样的做法,很像我们老子提的一句话,就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就是作为高层次的大学,老师要授人以“渔”,那么前提是什么呢?就是老师要知道这些工具的存在,老师并不一定知道所有工具的存在,那么这个前提没有达到,那么就衍生出第三个“鱼”,其实是“欲”,就是求知和学习的欲望。

  作为一个学生来说,四年的工程师教育根本不够,在美国需要六年、七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在有限的时间里,老师要通过各种不同平台的传授,想激发学生什么?我们现在知道要传授学生终身学习的能力,关键是这个能力的前提要知道学什么内容是对终生学习有帮助的。最后,美国本科教育提出来,课堂教学教专业知识,教专业的有用知识。什么叫专业的有用知识,就是要每个专业自己去思考。

 

提问:孙教授你好,我觉得你讲的非常好。中国前几年也搞过专业认证,这段时间也在搞,但是那套体系、评价的标准和方式方法与ABET评估相差是很大的。我想提一个问题,香港的大学是如何把这套东西深入到每个教员、每个专业负责人的,包括如何具体的来开展这些内容,这一点可能是我们大陆的大学最难做的。谢谢。

答:实际上反过来讲,把中国和美国两个体系做一个比较,美国的同行很羡慕我们大陆的做法。尽管他们说中国是独裁统治、一党统治,但是效率非常高。香港地区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2004年大学组委员会要改革学制为“三三四”,明年9月份开始实施,改革之一是所有的学科进行重新修改,而这个修改是以目标导进行修改。一句话,底下8所大学全部开始做,在美国这种现象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所以尽管美国教育很领先,但是很多学校参差不齐,好的学校非常好,差的学校现在还是继续学习阶段。所以,我们有我们国家的优势,就是利益相关者之一的主管部门提出要求,之后第二天我们就可以开始实行了。这个缺陷是什么呢?就是统一行动总会忽略个性的存在。每个学校有自己的特征。比如,刚才提到的目标导向,在香港大学就不受欢迎的,因为这些是综合学校,人文学科对目标导向的认可度不是很高。香港的做法是从上往下,与我们国内的做法是一样的。虽然“教授治校”这个理念提出来了,但是实施是有限的实施,跟西方的教授治校还是不一样的。各个体制有它的长处,但是这个长处只是相对的。

  所以,具体怎么去操作呢?如果要我提建议的话,我觉得试点比较好,必要时公开。在一个学院里找出其中的一个专业,这个专业首先要愿意去做,愿意去做指的是从老师、从学校资源来说愿意去做。要是以行政命令的方式,一声令下,下面所有的部门都去做,这个成本太大了,而且首先就违背了我们的教育规则,一定要知道它的效果,再进行推广。

 

提问:我想问一个问题,现在很多课程在做改革,但是怎么能够确认这个课程的改革是正确的,从反馈的角度如何来做一种系统的反馈,能够看出我们的课程改革是成功的。现在我们是在做改革,但是这个结果如何,对老师来说是一个未知数。比如,很多老师认为知识对学生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实际上这些知识在学生未来的工作中,也许是没有用的。那么,这个知识具体落实到那个层次上才是好的,如何来反馈呢?

答:我们现在的模式是以投入作为一个出发点,就是我们的课程设置,反馈的机制要和投入相吻合。当我们以投入作为一个出发点,我们如何知道这个投入达到目标了?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是精品课程建设,从教育部来说,对于精品课程项目的要求,这些要求体现在对精品课程的验收,最后,我们对精品课程以投入为主进行观察和反馈。课程建设不是主要目标,课程建设的再好,这只是过程的完成,关键是课程建设完成之后,使用的频率、使用的过程和使用的效果。这个评估就不一样了,它就对所谓的“精品课程”是否是“精品课程”提出一些其他的挑战。所以,关键看我们的起点是什么模式,每一种方法的存在都有它的理由,关键是每一种理由是否符合我们的需求,而我们的需求又要符合利益相关者的期待,例如,国家的期待、社会的期待。

 

提问:现在学校给我们提出了一个是说法,要培养精英人才,以及有领袖性的这种人才,从你参与到其他的学校评估的经验,怎么样来评价他们这一点是怎么达到的,怎么完成的?

答:从评估这个角度来说,怎么样知道毕业生规格要求就包含领袖能力,领袖能力的发展与培养又如何去达到。一般来说从认证这个角度来说,我们不能说我们认为达到就达到了,而是学校提供的信息能否说明你的这个毕业生达到了这个期待。最近他把这个责任退还给学校,所以,现在美国高等教育认证指标进行改革,2013年元月实行新的指标,现在已经实行了两年了。整个改革的趋向是什么呢?把保证质量的责任放在学校身上,就是学校的评估实施和设计现在是一个最基本的期待。不管你评估这个信息通过什么方式,总之只要以后能够向社会、向不同的人说明我们能达到,这个是学校的责任,而不是随便任何一个人可以决定。评估组会学校根据自身需要去决定选择是优还是良,如果选优的话,拿出相应的信息,然后这个信息通过同行的认可,就是我刚刚报告里提到的。还有这些信息是通过什么方法,方法本身是否符合科学性。这种认证我们每一个老师、每个教授都有发言的权利,因为我们都是经过研究生阶段的训练的,我们当年训练的过程在我们进行同行认证时能够提供一个基础。

  所以,领导能力、创新能力的评估,可以根据你们课程与教学的过程,你在提供信息证据的时候是否提供了这个过程。比如,举一个简单的课堂当中的例子,如果说我们在课堂里面总是老师去说,我们学生总是期待老师给他们一个信息和答案,这个学生行为本身就没有体现出他有领导性。评估组认为,个人认为如何如何并不构成证据,评估组看到这个信息才构成证据,信息的点点滴滴就形成一个体系,综合性就是领导能力的第一步。对这种能力如果采用专门的考试,这个只能是间接的考试,因为这个能力是一种滞后性的。如果说在学校期间能够考出来的话,其实也不一定是领导能力,它可能只是领导能力的一部分。我不知道我们在座的老师有没有从事学生工作?领导能力的培养是在学生工作。我们现在把评估重点放在教学里面,并没有把学生工作这一部分加入进来,而在国外认证里面,学生工作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因为很多高水平大学的学生期待,看得都是课堂以外,而不是课堂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