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科教学专题:对ABET、密西根学院等相关经验的反思

童钧耕(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

  站在一门课教学的立场,我觉得教学主要应该从传授知识向提高能力转变,所以我们在课程教育里面也增加了一些内容,比如团队作业。但是每一门课程都有自己的特征,我是教工程热力学和传力学,像我们这种专业基础课,完全像密西根学院那样,至少在目前还不具备这个条件。我们教师方面也没法做到这么大的投入,国家也没有这么大的投入。比如说我们的传力实验,如果也像密西根学院一样,我们可以搭好基本的实验框架,然后提供给学生一些基本仪器仪表,让他们拥有一定自由度去设计实验,选用仪表,最后得到数据。但是面对400个学生,如果每个学生都这样做的话,我们得配备多少实验人员才够?我们现在实验室里面只有一个实验员,而且到明年3月份也将退休,所以要是完全像密西根学院这样做法,还是有一定的困难。我觉得更重要的还是每个课程要有自己的特色。有一些课程,比如像我们热力学的课程,不可能让一个学生去设计一个循环那么复杂的系统。

韩延峰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

  材料学院有一门课叫材料工程导论,现在也想按照密西根学院工程导论课这样模式去做,授课方式不再按照原先传统知识结构来组织,而是围绕各个产业领域中的材料工程来组织。除了课堂授课,后面也想加一些开放性的项目。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人力、物力怎么样来保证,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另外在学院内部,这样的课程如何评价?比如材料科学基础和我们的材料工程导论这两门课,是否根据课程的性质是理论课、应用课还是创新课,应该有一个不同的评价标准。

朱本华船舶海洋与建筑工程学院

  密西根学院的机制跟其他学院不同,学校在科研方面对他们的要求也不一样。所以密西根学院可以把人才培养作为主要方向,而其他学院要从全面考虑,科研和教学要有所平衡。

王彤(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

  中国传统的教学理念在于言传身教,而有些内容是只可意会的,每个学生都有他自己的理解,通过你的理解来去推广这些教学内容的发展。我讲一个例子,中国的一个菜谱十个厨师做出来十个味道,因为每个人的用料都是由自己来把握,但是欧洲的厨师、美国的厨师做出来的菜都是一个味道,因为他一定要用量具去量。这个ABET评估体系,好像就是大学阶段对所有的教学目标、课程目标要有一个标准化的体系,培养出来所有的大学生能力都是一样的,至少是符合企业需要的标准。那么,这到底是不是一个基本标准?我认为,首先,它是一个基本的标准,但是我认为对于交大这样一个工科学校,想做世界一流的创新型大学,仅仅这样的一个可评价的量化的指标是不够的。

杨启 船舶海洋与建筑工程学院

  郑益慧没有来是很遗憾的,他今天应该来的。我们现在在搞课程评估,郑益慧在推广优质课程评估,他要验收,怎么样验收,根据验收这个课程建设怎么来做,课程改变如何来进行,都没有搞清楚。验收的时候我也很困惑,我在郑益慧之前做了三个表,就是关于我们学院课程怎么验收的,我跟郑益慧的表不一样,我比它更细、更多。但是今天我发现其实这个表做的跟ABET来比还是不行,因为什么?它应该往更深的一个层次。我们在上周教育计划制定的时候,课程建设落实到每一门课,每一门课都有知识、能力和素质的贡献,但是本身当时定的知识、能力和素质的贡献定的目标就不准确,所以现在课程教学里面出现很多问题。其实我认为我们现在的优质课程的标准,就应该按照ABET认证这样一个课程建设的贡献度来做这个工作,应该对每一门课的教学体系的思路的变化要有一个非常详细的、重新的澄清,课程对整个培养体系的贡献应该要做一个更正。

  学校如何建立一套与教学改革相配套的激励机制?我们密西根学院可以六年给一个终身教职的资格,他一年可以给十万二十万的年薪,但是我们做不到,这就是一个机制。学校现在的考核机制都是以科研,你的职称等都是围绕这个科研。那么,大家谁来投入教学?我们今天参加这次会的人,我认为都是抱着对交大教育改革,或者说教育改革推进的一种忧心忡忡来的,想一探究竟。我认为学校真的应该反思我们学校的一些政策,当然我们现在说的也不管用。

邵华(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

  密西根学院的课程介绍性知识的内容很少,它的工程导论课基本上就是以项目为主的一种学习。这种教学理念并不是密西根大学独有的,北美整个地区都是这么做的,它的核心内容就是基于项目的学习。它所有的课程,只要能做项目的就要做项目。并不是学生本身学习能力强、工作能力强,他通过做项目,上手就快,他知道怎么去进行项目前期的调研,然后如何去做方案设计,整个过程经过一轮又一轮的培训。从一年级到四年级,他四年时间里一直做项目。我们很多老师都认为一年级学生能做什么项目,他们觉得工程导论做项目太不切实际。实际上我们学院也在做,一年级学生做的非常漂亮的,明年6月份我们准备为他们做一个项目展。

战兴群航空航天学院

  我带过空天院、电信学院和密西根学院的学生。通过毕业设计,密西根学院的学生给我两个最深的印象。第一,他们的学习能力非常强。实际上我给他们的题目是蛮难的,是我一个863项目里的一块,然后还要参与到大的合作里面去。他们学习很快,大概一个月就有一个初步的认识,两个月以后,他的结果就出来了。第二,他们的自信心很强。我的体会是密西根学院的培养在知识上不见得有多么高明,最强的是在他素质和能力的培养上,确实跟其他两个我接触的学院不一样。

赵大云农业与生物学院

  密西根学院培养出去的学生他们感觉很自豪,上次跟密西根学院老院长张申生也交流过。去年密西根学院毕业生里斯坦福大学就去了24位,包括读硕士、读博士。交大要创建国际一流的大学,国际一流的大学就要和国际进行一个交流,应当是包括双方的。就是咱们把学生送出去,应该也有国外的学生到我们这里交流。现在没有几个到我们这里来交流的。为什么讲这个呢?因为我们农学院马上就和康奈尔大学进行合作,如果不把这个问题解决清楚的话,我觉得我们以后可能也面临这样一个突出的问题。那么,到底我们有没有必要集中我们所有的精力办一个学院,就好像是为了一个门面,证明咱们已经达到国际水平,然后把学生都送出去,也没有外国学生过来,而且这些学生送出去之后估计就回不来了。这样的培养是不是应该反省?如果联合学院是一个很好的教学模式,为什么不普遍的推广?为什么局限在一个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