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科教学专题:课程、专业评估的问题

童钧耕(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

  我们国家以前大学叫精英教育,高中毕业生里只有10%可以进入大学,90%都被拒之门外,这样大学课程通过率高是合理的。但是现在大学入学率已经很高,像上海市已达到到80%,而相应的课程通过率指标是否应该有所改变?我教的那些课程,在日本和美国通过率不到50%,一般学生都要考3次都可以通过,但是假如我们这样做的话,学校会认为是教师有问题,要你找原因了。

张维竞船舶海洋与建筑工程学院

  我们有一个老师出考题,学生都做对了,我只给你90分。但是,如果有一道非常难的题目,你解出来,有两种解法,你其他题目做错了一道,我仍然给你一百分。但是这个都是我们现在没有办法实行的,我们现在都是计算机来操作。在一个非常机械的模式下去物色一个优秀的人,我觉得比较难的。比如说淘汰率,现在包括我们学校,希望你尽快毕业,然后制定尽量低的淘汰率。这个跟以前不一样,以前我们老教授说,就是要有一定的淘汰率,这样你才会对社会负责,对这个学校的发展负责。

蒋丹(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

  如果一个学生他能够考虑用多种方法解决一些问题,其实是一种能力的体现,但是现在我们的考试都是有标准答案的,甚至,我们从中小学就都是按照这种标准答案模式做的,那么到了大学我们还这么做,就和我们原来定的目标不相匹配了。比如说,我们的目标要适应社会、解决问题,但是我们仍然做非常模板化的事情。所以,你的评价体系会对学生有这种引导。

  适合的才是最好的。比如,我们在做卓越工程师,学生对这个东西的理解就是成绩好的学生就是最好的。那么,他就要走到卓越里面去,因为卓越是最好的。其实应该说最适合的才是最好的,大部分同学定位是比较清楚的,但是有些同学他评价自己的方式就追随外在的评价标准。所以,这还是一种没有个性的、模板化的培养体系。

张维竞船舶海洋与建筑工程学院

  听了我们孙教授的介绍,我觉得这个ABET评估是比较科学的。我们说老实话,不管怎么样,我们在下面执行的时候,包括我个人,我们一般还是从老师的角度考虑的,ABET评估的出发点、它的理念是从学校、社会的需求出发。我觉得从国家、社会和学生的需要来组织我们教学是比较科学的,可是这种理念要怎么深入的贯彻下去?从目前来讲,它的实施我觉得是还是比较难的。

罗汉文电子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

  今天参加这个会对每个老师来说应该还是有一定收获的。尽管我离开教学岗位已经六年了,但是在六年之前一直是在教学方面从事本科生的教学。今天很多的老师介绍了国际相关学校的办学的经验,还有我们自己学校的老师介绍的经验。那么,我总感觉到不管这个经验如何,有些东西还是应该根据中国教学的一个总的战略来考虑,不是我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所以我们要考虑怎么样把我们实际的情况和整个本科生的战略要素结合。比如,国家教务部对本科生有一套自己的评价体系。那么,如果我们学校要做本科生的教学改革,做法上你不能脱离教育部的评价体系,如果脱离了的话,他可能认为你不合格。谈到教学改革,我们交大不是从现在才开始的,我在交大差不多工作了40年了,从进交大读书一直到退休,教育改革是一直不断的。实际上我们改革,仍然像笼子里面的改革,是不能脱离国家的一个整体的教学来评估体系。

杨启(船舶海洋与建筑工程学院)

  我感觉到教学发展中心成立不到一年,我认为真的是做得真的很好,因为我是船建学院主管本科教学工作的副院长,我们学院现在每一次报名,老师都很踊跃,很踊跃就体现他有这种需求,我不知道其他学院的情况怎么样。真的是你不管是组织教学工作坊,或者是午餐会,或者是这种研讨会会,只要一通知大家,很多人都愿意来参与。其实特别是现在很多青年教师,包括很多参与教学改革的老师,他都会有很多困惑,即使教了十年二十年的老教师,实际上现在他也有困惑,为什么?因为现在整个教育机制变了,教育的传媒手段变了,在这种情况下,怎么样适应新的教学方式的改革,怎么样来组织改革,组织教学,其实需要教学发展中心,能够给我们提供这种学习的机会和场所。因此,也有一些建议,我在想我们教学中心,针对不同专业是不是开展一些专题讨论?我认为应该分层次和分专题,不同的层次在一起讨论,相同的层次再分一些专题讨论。那么,还有一个,我认为就是有组织的、系统性的对教师们进行培训,我认为这种成果应该是扩展的。新教师入校那种培训是短期的,其实教师对教学的概念,或者教学方法的概念的研究是一个终生的,因为现在时代变了,变化的速度确实太快,这是第二个。第三个我想,通过教学发展中心对专业或者对课程评估形成一种规范性的标准。这种标准是可以灵活机动的,它是一个指导性质的,各个专业根据实际情况自己重新拟定。这样一个体系标准使得老师们对整个课程建设或者人才培养的目标更明确。特别是对青年教师,现在青年教师很困惑,他不知道一门课怎么样来上,一门课怎么样来建设,教学方法到底应该随着学生的变化?还是根据课程性质的不同来设计?在这些方面他们需要一些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