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科教学专题:课程体系与师资的问题

李荣秀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

  去年我们曾经讨论教学改革的时候,提到一些问题,我们一年级二年级的基础课到底上哪些课程,一定要上那么多吗?讨论的结论就是现在可能过多了,导致没有安排活动的时间。另一个就是,目前到底有多少课程,教学活动跟教学目标之间,他的效能到底有多大?学校或者是我们各个学院是不是做过论证?或者做过这种追踪式的反馈?有没有确切的结果?当时我们生物工程专业想改动一些基本的课程,包括课时数等,但是反馈回来就是有的是学校定的、有的是教育部定的,说你们这个专业没有权利改变任何东西的,最后就不了了之。我们只能改变三年级、四年级的专业课。我们原本打算砍掉一半课程,只留下一两门课程,作为学生必修的,那么其他课程希望以实践活动的形式,或者早点进入实验室来代替传统教学。我总觉得有个感受是什么呢?像英国的大学教育,他们的本科只有三年,而我们是四年,现在你能说你中国本科教育出来的人,创新能力和工作能力就比人家三年培养出来的人强吗?我觉得这个上面要划一个大问号。国际上已经有许多国家那么实施了,而且实施了很多年,证明了不用学那么多东西,人家的科技照样可以发展到很深的程度。

李云飞(农业与生物学院)

  现在很多的课程设置是“因人而异”的。学院要引进像“千人计划”这样的高端科研人才,就要给他安排课程,这时候不是根据课程体系或课程对专业的贡献度来考虑,而完全是“以人为本”的。这个情况提过很多次,但是很难改变。为了培养学生,把好几个老师搞的没有饭碗,这能行吗?

  我教的是食品生产、加工装备,照理要培养学生具有一定的工程能力,但是实际由于交大的食品专业算理科,归属生物学,所以学生在一二年级学的都是遗传学、分子生物学之类的生物课程。这样对培养的学生到食品企业去,只能做化验了。化验可以说中学生、初中生都可以做。以前老的食品专业的学生学的是食品工厂设计,食品机械装备选择、配套。现在真正把食品加工,包括装备、工艺都学下来的,已经几乎没有了。食品工厂的运行,我们学生都是不会的。工科教学没有加强反而是减弱了。希望我们农业与生物学唯一的工科专业能得到更多重视。

顾顺超化学化工学院

  我来说一下课程体系的问题,最近我们请了长江学者当我们新的系主任。那么,新的系主任上来,肯定办学的理念跟前面的主任不一样,把我们课程体系重新调整了,有的课程在新的体系里面没了。现在两个体系怎么并行?并行究竟行不行?报给教务处一年多了,到现在他们没有给我答复。这是一个,第二个我们不断地听课,就发觉没有好的上课老师,但是现在学校引进老师很难,学校或教务处能不能提供一笔经费,我们外聘老师上课。

赵大云农业与生物学院

  我们有一门课叫食品机械,根本开不出来,我们跑到机械动力学院,他们说机械我们可以开,但是我们不懂食品。所以这个学校能不能搭几个平台,系统的解决这些问题,也是我们所期望的。

张乐福(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

  我们是在机动学院下面,我个人的体会就是机动学院的大框架很好,但是我们核工程的课程设置和教学的理念其实非常乱。我们做过几次讨论,也很难去调整过来,因为我们的核工程的特殊背景。我们现在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师资结构。一个是一群大牛教授,但是这些大牛教授难得在校内工作,因为大家忙着“挣工分”,因为我们的科研考核体制,使得教授们基本上课非常少。那么接下来,我说一句很难听的话,就是一群小屁孩儿去顶,甚至某些教授就直接让博士生去上课。确实是直接用他们去讲课,念念PPT就完事了。甚至有一些老师的教材和PPT是70年代的!这个没有办法,因为你想找高水平的老师,没有,或者说我们高水平的老师都去忙另外更重要的工作了。

  我们这个专业小,社会的容量小,另外它的风险系数非常高,国家能源政策一旦改变,我们的专业就干脆消失了,所以我们在专业设计这个方面很困惑。年龄大一点都被公司挖走了,他们没有时间搞教学,所以我们的教师都是年轻人。年轻教师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没有经过任何教学的培训,他不知道如何教学,就会念PPT。

邵华(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

  我的理解是课程改革的关键要以项目为基础,这个很重要,上课不等于一定要讲课,这个教师的观点应该更新,讲课讲得好,但是上课不一定上的好。为什么?因为现在上课教师的职能,还有一部分是教练的职能,要辅导学生去做一些工程实践。这也就是为什么密西根学院的学生进来的时候高考分数比我们学院要差,但是出去以后他就不一样了。最关键的就是我们对项目学习的重视程度不够。其实基于项目的学习,我们老师可以做得到,即使让学生自己想一些项目也可以去做,投入也不是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