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科教学专题:教学地位失衡的问题

朱本华(船舶海洋与建筑工程学院)

  像孙老师介绍的ABET这种系统性课程评估,虽然我们搞教学这么多年,但从来不去研究它,因为研究也没有用。这套方法本身很有用,但是关键是怎么去落实?在领导层面上,整个学校的政策是不是向教育教学倾斜?一个老师去上课,投入不一样的话教学质量完全不一样。年轻教师也想把学生培养好,但是以科研为主的政策导向使得他没有精力去做这个事情。口头上讲“学校的根本任务是培养人才”,实际上根本不是这么做。我们现在提的很多都是操作,而根本的问题没有解决,具体的操作都是空谈。这个症结学校领导也知道,问题在于:学校要拿到国家的资源必须要满足国家给出的指标,但是在教育教学上面实际上是没有指标的。所以我们这些一线教师,只能凭良心教学生,尽心尽力去做好自己的工作。

张维竞(船舶海洋与建筑工程学院)

  你得了上海市科技一等奖,今天可以用,明天可以用,升职称可以用,到处可以用。但是你今天上完一门课,教学上这个东西,我觉得用起来是比较难的。我们在座的大部分都是管理层的,比如,我们教务处、院长可能接受这个理念,但是作为我们基层的一线老师,我估计是比较难得。从我们的师资队伍来讲,我讲你听,我写你抄,这个教学方式现在还是存在的。所以从这个办学的理念上,说是说教育重要,但是说老实话,可能教育还是第二的,这个科研还是第一的。所以我认为要适应这个ABET的办学评估,即使像孙教授说的我们现在就开始准备,还是有相当长的一段路要走。

张健(船舶海洋与建筑工程学院)

  上两周工会组织教学巡查,抽查的结果差不多1/3学生旷课。很多教师反映这个问题,教师不敢管,学校也不管,这就形成了一种不好的教学风气。有的老师出差在外,40多个学生等在教室里没人授课,发生了教学事故。学校发现了最后仍然是不了了之。总之,不管对学生还是对老师,建议学校要重视起来,有规章制度,就要落实。现在这样管理不严的话,以后勤奋的老师也无所谓,上课的学生也无所谓,整个的风气带坏了。

茅旭初(电子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

  过去我们上一个小时课,花五个小时准备,如果按照现行的课程体系的改革模式来讲,上一个小时要花要二十个小时。为什么这么讲呢?就是你把所有的训练都算进来,法国是1:3,就是你要上一个小时,要指导三个小时。如果学生花了一个学期做一个大作业,老师要是不好好去批改的话,学生是有意见的,是对学生的不尊重。这样的话,如果我布置一个大作业,那么我可能要改一个礼拜,甚至两个礼拜,意思就是老师要投入更多的时间。但是我们老师现在没有时间,因为赚钱来得快,写论文来得快,职称也来升的快,关键问题在这儿。

蔡艳(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

  在美国的院校,教学是一个主要环节,老师如果觉得自己做的不好,他希望找到原因,所以他会主动求助于教学发展中心去评估。但是我们的问题在于,教师的重点在科研、论文上。没有人会愿意就自己都不很重视的一件事情求教于人。在这样的环境下,有可能评估工作在中国要换一个面貌,如果纯粹依赖教师主动性的话,不一定好开展。

张乐福(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

  十个教授里面,两个教授的职称是给教学好的,可不可以?这就是涉及到改变我们交大的评估体系。

赵大云(农业与生物学院)

  以前开会都强调本科教学重要,现在基本不提了,突出的矛盾是咱们现在对老师的考核。我们农学院发了一张表,如果你一门心思扑到本科教学的话,能够填到上面的参数没有几个,现在发表文章,可能都没有必要填,要填就SCI,后面还有一个影响因子。全身心扑在本科教学方面的老师,估计连个钩都打不到。这样的导向,老师他还做什么呢?所以,如果真要提高本科教学质量,进行人才能力培养,能不能在考核体制层面适当的增加一些东西呢?如果考核体制不改革的话,我光喊口号解决不了什么问题,我就讲这么多。

蒋丹(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

  对教师的投入,这肯定是一个挺大的问题。因为如果一个理念再好,没有老师去实施,就有的可能还是停留在原来的地方。这个对整体来讲,有很大的影响。所以教师如果不投入的话,这个问题就很难落实到操作层面。另外,我们的评价不是很客观,如果有正确的评价反馈,我们老师知道什么地方不好,他就专注改这个地方。实际情况是每一次都是顶层操作,做完了以后,又重新顶层设计一遍,又重新来做一遍。教育是一个长期性的行为,一直这样变的话,并不能得到非常理想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