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铭玉:全英语授课经验分享

  高老师邀请我来讲一讲,我就讲自己的经验。高老师刚才提到,我在美国待了很久,先读书,然后开始做助教,又开始教书。所以我也是在一个从中文的环境里到完全英语的环境里,我要去学习怎么样用英语来教。当然我教的时候是教美国学生。我自己对美国的大学教育,就是美国教师怎么对待从中国或者从其他国家到美国去读书的学生,这一点我深有体会。所以我就从这点讲。我开始去美国,第一次作为一个学生去上课,我就发现很大的不同。我很惊讶的一点,就是当我的同学在上课的时候,老师讲什么,他们几乎完全是同时给老师反馈。老师问一个问题,他马上回答。即使不回答,他也可以有一些反映。对我而言,虽然我是中国人,但我的英文是没有问题的,我完全可以听懂老师讲什么。我在台湾求学的整个过程中,我没有养成听老师讲课的习惯。我真的是最好的学生,我每次都坐第一排,我写的笔记也是非常好的,但是我上课大多不是听老师的,不管老师讲的好坏,跟我不太有关系。跟我有关系的是,我要吸收他要讲什么,他的目标是什么,我要拿到一些信息,我回家自己读书、自己做笔记、自己了解。这是我的习惯,上课是不需要注意听的。我发现,美国学生不同,他们都在讨论。我不知道有多少个中国学生,他们的行为也是像我一样,几乎对老师没有期望。比如,我也可以看到一些资料,中国学生的反馈,他们告诉我他们是怎么评估老师的。他们心不在焉,直接勾,勾完了就没事了。这个老师不错不错,就全部打勾,对学生来讲这个不是很重要,他不会仔细看这个老师怎么样,我们的学生现在就是这样。

  后来我做助教的时候,我也是自己带一个课,给他们考试、答疑。二三十个人在我班上,我们助教人在考完试以后,大家一起去改考卷,就是这样一个流程。一个教授有十几个助教,每个助教管二十几学生。我发现我与我的学生的关系,也就是师生关系比较奇怪。但是我发现,我其他的助教同事,他们也很奇怪,他们对学生是非常关心的。通常是考卷改完了,我才想这是我的学生,这不是我的学生。因为我们每个人改一题,改完了他们就改第二题第三题。其他一些助教会过来说,这是我学生,他会跟我说,你怎么这样改?你能不能给他多一点分?他们会帮自己的学生争取高分,很顾及他的学生,很关心他的学生。我说我怎么一点关心都没有,我一点都不关心我的学生会得多少分。他们好像很顾及他的学生,也知道谁是他的学生。当时是我的助教反馈给我,有一个学生,我记得特别的清楚,因为他写,Rachel is very cold,就是很冷酷的一个老师。而那些老师很热情。其实我很认真的在做,但是我没有对他们很关心。

  开始教书以后,第一次发表文章或者演讲,对我来说都是非常艰难的。因为我自己的个性是比较胆小、比较内向的,不喜欢在公共场合说话,不管中文、英文都是一样。而且我还要用英文教,所以一开始的时候,我诚实的告诉你,我完全背出来。我试着讲,我在家里讲的不知道一千次、一万次,把全部讲完。比如我有一堂课是50分钟的话,我从洗脸梳头的时候就开始讲,讲两个小时的时间,看自己讲的对不对。除非讲的非常顺口,我才到课堂上去讲。这个花了我很多的时间,是很辛苦的。据我了解,我在课堂上还是很拘谨,因为我要根据我的大纲讲,而我的大纲写得很仔细。总之,人家就说,这个老师讲的很仔细,而且大纲很清楚,但是很紧张。这就是我教学前期的样子。

  后来我一直教书,教了三十几年。到我教到第七年的时候,有一次我在走廊上,我正要到教室,我要去的那个班级有90多个学生,是一个大班。我突然有一个想法,他们都是学生,我为什么要怕他们?我怕什么?从那个时候我就豁然开朗了,我就可以放松了,就讲我的,我知道我该怎么讲。渐渐的我开始有一点释放的感觉,也感觉比较享受一点。然后到了后来,慢慢的,在美国教了三十几年,到了中国来,又是一个新的环境,同样需要慢慢的适应。我就是想鼓励在座的各位老师,我们是不是具有良好的英文表达能力,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做成的。我们要有一个态度,就是持续努力,加倍努力。而且我们的目标是要能够,怎么讲呢,克服这些困难。你的英文不好或者你太紧张了或者你很冷酷,我们可以慢慢的改,慢慢的适应。我到中国以后发现,中国学生都很含蓄,其实在美国也有一些中国学生,他们通常也不是很开放的。我们上课的时候,美国学生会回答问题,他们是不会回答问题的,很安静。我的印象好像中国人都是这样的。结果我到了密西根学院,一开始的时候,也是突然发现这个问题,我上课的时候,问一个问题,很简单的问题,通常在美国教室问他们,他们都会回答的。很奇怪,我在这边问的时候没有人回答,一个人都不回答。后来我就说不行,我就想一个办法,我手上有一个名单,然后我就随便叫一个名字,那个时候是200多人,他还是站起来,我第一次叫,非常的惊喜,他很高兴的站起来,很大声的用很好的英语把所有的答案讲的非常清楚。我真的觉得很惊讶,哇,他不是不知道,他是不喜欢表现自己。但是需要给他鼓励,老师叫他,他就会讲。这些学生,其实我们可以用另外的方法调动他,跟他们沟通。所以我想说的是,中国学生,如果你给他机会,他完全能够表现出和任何一个美国学生相比同样的状态。别人说我们缺乏创新,说我们缺乏自由,缺乏发展交谈讨论能力的机会,如果我们给他们机会,他们能够发展的,而且是很好的发展。

  我觉得老师要努力的培养自己的英语程度,我建议,比如说看新闻的时候,你看一些英语的新闻。看报纸也可以,找一些英文的书、杂志、小说。你习惯了这些文化的内容,就是以学习为中心教学。我听袁老师讲的时候,我就知道,袁老师考虑到学生的感觉是如何的,他关心学生的程度,他不是说要求减低,他要求还是高,但是他学生在哪里?他们在做什么?他需要他们达到什么地步?他很清楚的。他不是强调“我”想要讲什么,“我”教学是多么有系统,“我”要怎么样安排一个课件;他关心的是学生,当你有这个心的时候,学生会感受到的。即使你讲的英文是破英文,没有关系。他们感受到,他会回应的。有一些美国高校的网站,他们研究很多外国的学生,尤其是最近两年,我看到对中国学生的研究,以前都是研究生,现在也有本科生。而且他们的研究样本很大。他们研究表明,我们怎么能够帮助这些学生学习。所以他们对学生有仔细的研究:他们的背景是什么?他们的需要是什么?他们的环境是什么?然后我们教师应该怎么样?他们雇了一大堆外国的研究生做助教,他们也知道这些研究生做助教帮助学生有一点问题,就像我一样,开始的时候我根本不会帮学生,因为我的背景不一样。所以他们写了书,做了研究报告,发表一系列很实际的teaching tips ,especially for international teaching asistant。我觉得很多是我们可以借鉴的。他们的研究说你们不要怕这些美国学生,如果你诚意的,如果你发音不准,你可以用某种方法改进。每个课里面都有几个术语,这个术语是你要常常讲的,你也许发音不准,但你可以天天练。你也可以把这些特别的术语,在你讲的时候写在黑板上,学生知道你在讲的时候,也许他听不太懂,但是他看得懂,你写这几个字就是为了他们能听懂,他们会示意你的。只要你的心意是帮助学生,顾到学生的需要,他们会跟你合作的。我就讲到这里,谢谢。

发言人:上海交通大学密西根学院教学中心主任 王铭玉

2011年11月12日